简体字版:

(1)在埃德蒙顿市定居 Settlement in Edmonton  7:17

Wai-Ling: 马先生, 我想知道您来加拿大之前,您小时候在中国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回忆呢?

Mr. Mah: 六岁之前,妈妈带我去了香港。那时候封锁了要去香港折换外汇。对那时候我的记忆不是很多,就看了照片,才知道自己去过香港,住在花园街。其他的我就没有什么记忆了。

 

Wai-Ling: 那您是不是在香港长大,还是很快就来加拿大了 ?

Mr. Mah: 不是,我就在香港住了几年的时间,不是很多。1939年,当日本人来的时候,我已经返回中国。我六岁回到中国。

 

Wai-Ling: 那请问您是什么时候来到加拿大的?

Mr. Mah: 我是1950年,大约是5月份左右来的。

 

Wai-Ling: 您来的时候是同家人一起还是自己一个人?

Mr. Mah: 我和我妈妈一起来的,因为我的父亲那时候已经在这里了,所以他申请我们来加拿大。

 

Wai-Ling: 那您来了这里之后是不是第一次见到您的父亲? 

Mr. Mah: 我还是宝宝的时候曾经见过他,可是当时不认识他是父亲,所以来到之后才是第一次见到,知道他是我父亲,之前只是看过他的照片。

 

Wai-Ling:  您刚到点问顿的时候记不记得这个城市大概是什么样子的,比如说天气啦之类的。

Mr. Mah: 什么都不知道。来到这里很吃惊,跟中国完全不一样。来到这里还是冬天,5月份还是很冷,暖气都开着。从香港来,穿短袖衫短裤,来到这里,哇,这么冷!

 

Wai-Ling: 那您在这里读书,在学校有没有遇到什么特别的情况?

Mr. Mah: 在读书的时候就我就是唯的一个中国人。 那个老师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就从一年级开始读。那时候还没有给移民的孩子上的班级,所以就被送去了特别班读。

 

Wai-Ling: 当时您的感受是什么?

Mr. Mah: 我就想什么时候可以学会英文,那时候觉得很难学。

 

Wai-Ling: 那在学校的前几个月是最辛苦的,因为您的英文不是很懂。那您有没有想过要如何克服这个困难?

Mr. Mah: 所有的我字都在旁边写上中文,有时候会记得。和别人说话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要随手拿一本字典查一下才知道别人说什么。的确很辛苦。我爸爸那时开杂货店,所以一来我就开始在店里工作了。在那里我学会了一些和杂货有关的英文词比如像罐头、烟、糖等等,我都把中文字写在这些字的旁边。

 

Wai-Ling: 您来的时候是说广东话还是台山话?

Mr. Mah: 大多都说台山话,我父亲是说台山话的。所以刚来的时候我是说台山话。

 

Wai-Ling: 其实在点问顿有很多台山人,您的父亲有没有带你去参加一些台山会馆的活动呢?

Mr. Mah: 那时候还没有台山会馆,只有个马氏会馆在这里。 我就去那里。那里的人我父亲都认识,但是我却不认识,所以他就介绍我是他的儿子,刚从中国来。

 

Wai-Ling: 您有没有觉得这里的那些长辈(爸爸的朋友)给您的感觉和在香港的不同? 

Mr. Mah: 请再说一次?

 

Wai-Ling: 您爸爸带你去那个台山会馆 。

Mr. Mah: 不是,是马氏会馆,當時叫马氏公所。

 

Wai-Ling: 您觉不觉得这里那些人和你在香港或者大陆接触的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Mr. Mah: 那时候,他们都住在楼上,很多人都住在同一个地方,觉得很狭窄。就觉得为什么那么辛苦要挤在这里,要自己做饭吃。

 

Wai-Ling: 您那时候会不会觉得很怕的感觉,担心自己以后也会过着这样的生活。

Mr. Mah: 不会有这样的想法,因为我父亲那时候有家铺子,我也在那里工作。

 

Wai-Ling:马先生,您读完书之后出去工作,您是做什么工作的?

Mr. Mah: 我开始是在我父亲的杂货铺工作,一来到就在那里工作,学会了杂货铺的事情。后来,生病了要在医院疗养一段时间, 就学会了集邮票, 和外国人玩象棋那些游戏。在那里学了很多东西。 学到最有用的就是集邮,自己用了集邮的知识,做了集邮和钱币的生意。我从1960年开始做这些。那时候我做了调查,知道在点问顿有多少家集邮店,我也知道大家是从哪里买到邮票。所以我就自己做发行,卖邮票给他们,自己变得有话事权,那枚邮票要卖多少钱,我可以自己定出价钱,自己做。很多邮票店都在从我这里卖货,我从全世界的邮票盡量买回来,那时候我很有魄力,什么事情都能做,百几个国家的邮票都买回来出售。

 

Wai-Ling: 您做邮票的生意,自己是不是对邮票也很有兴趣? 

Mr. Mah: 那时候很多人收集邮票,小朋友们,学校里也有邮票俱乐部。埃德蒙顿有两、三个邮票社, 我全都去加入。在那里我认识了很多人。之后,我觉得我有能力可以做售卖邮票为生,所以我就开始做邮票和钱币生意。从1960年一直做到2008年才退休,做了那么久。

繁體字版

(1)在埃德蒙頓市定居 Settlement in Edmonton    7:17

Wai-Ling: 馬先生, 我想知道您來加拿大之前,您小時候在中國有沒有什麼特別的回憶呢?

Mr. Mah: 六歲之前,媽媽帶我去了香港。那時候封鎖了要去香港折換外匯。對那時候我的記憶不是很多,就看了照片,才知道自己去過香港,住在花園街。其他的我就沒有什麼記憶了。

 

Wai-Ling: 那您是不是在香港長大,還是很快就來加拿大了 ?

Mr. Mah: 不是,我就在香港住了幾年的時間,不是很多。 1939年,當日本人來的時候,我已經返回中國。我六歲回到中國。

 

Wai-Ling: 那請問您是什麼時候來到加拿大的?

Mr. Mah: 我是1950年,大約是5月份左右來的。

 

Wai-Ling: 您來的時候是同家人一起還是自己一個人?

Mr. Mah: 我和我媽媽一起來的,因為我的父親那時候已經在這裡了,所以他申請我們來加拿大。

 

Wai-Ling: 那您來了這里之後是不是第一次見到您的父親?

Mr. Mah: 我還是寶寶的時候曾經見過他,可是當時不認識他是父親,所以來到之後才是第一次見到,知道他是我父親,之前只是看過他的照片。

 

Wai-Ling: 您剛到點問頓的時候記不記得這個城市大概是什麼樣子的,比如說天氣啦之類的。

Mr. Mah: 什麼都不知道。來到這裡很吃驚,跟中國完全不一樣。來到這裡還是冬天,5月份還是很冷,暖氣都開著。從香港來,穿短袖衫短褲,來到這裡,哇,這麼冷!

 

Wai-Ling: 那您在這裡讀書,在學校有沒有遇到什麼特別的情況?

 

Mr. Mah: 在讀書的時候就我就是唯的一個中國人。那個老師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就從一年級開始讀。那時候還沒有給移民的孩子上的班級,所以就被送去了特別班讀。

 

Wai-Ling: 當時您的感受是什麼?

Mr. Mah: 我就想什麼時候可以學會英文,那時候覺得很難學。

 

Wai-Ling: 那在學校的前幾個月是最辛苦的,因為您的英文不是很懂。那您有沒有想過要如何克服這個困難?

Mr. Mah: 所有的我字都在旁邊寫上中文,有時候會記得。和別人說話的時候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要隨手拿一本字典查一下才知道別人說什麼。的確很辛苦。我爸爸那時開雜貨店,所以一來我就開始在店里工作了。在那裡我學會了一些和雜貨有關的英文詞比如像罐頭、煙、糖等等,我都把中文字寫在這些字的旁邊。

 

Wai-Ling: 您來的時候是說廣東話還是台山話?

Mr. Mah: 大多都說台山話,我父親是說台山話的。所以剛來的時候我是說台山話。

 

Wai-Ling: 其實在點問頓有很多台山人,您的父親有沒有帶你去參加一些台山會館的活動呢?

Mr. Mah: 那時候還沒有台山會館,只有個馬氏會館在這裡。我就去那裡。那裡的人我父親都認識,但是我卻不認識,所以他就介紹我是他的兒子,剛從中國來。

 

Wai-Ling: 您有沒有覺得這裡的那些長輩(爸爸的朋友)給您的感覺和在香港的不同?

Mr. Mah: 請再說一次?

 

Wai-Ling: 您爸爸帶你去那個台山會館 。

Mr. Mah: 不是,是馬氏會館,當時叫馬氏公所。

 

Wai-Ling: 您覺不覺得這裡那些人和你在香港或者大陸接觸的有什麼不同的地方?

Mr. Mah: 那時候,他們都住在樓上,很多人都住在同一個地方,覺得很狹窄。就覺得為什麼那麼辛苦要擠在這裡,要自己做飯吃。

 

Wai-Ling: 您那時候會不會覺得很怕的感覺,擔心自己以後也會過著這樣的生活。

Mr. Mah: 不會有這樣的想法,因為我父親那時候有家鋪子,我也在那裡工作。

 

Wai-Ling:馬先生,您念完書之後出去工作,您是做什麼工作的?

Mr. Mah: 我開始是在我父親的雜貨舖工作,一來到就在那里工作,學會了雜貨舖的事情。後來,生病了要在醫院療養一段時間, 就學會了集郵票, 和外國人玩象棋那些遊戲。在那裡學了很多東西。學到最有用的就是集郵,自己用了集郵的知識,做了集郵和錢幣的生意。我從1960年開始做這些。那時候我做了調查,知道在點問頓有多少家集郵店,我也知道大家是從哪裡買到郵票。所以我就自己做發行,賣郵票給他們,自己變得有話事權,那枚郵票要賣多少錢,我可以自己定出價錢,自己做。很多郵票店都在從我這裡賣貨,我從全世界的郵票盡量買回來,那時候我很有魄力,什麼事情都能做,百幾個國家的郵票都買回來出售。

 

Wai-Ling: 您做郵票的生意,自己是不是對郵票也很有興趣?

Mr. Mah: 那時候很多人收集郵票,小朋友們,學校裡也有郵票俱樂部。埃德蒙頓有兩、三個郵票社, 我全都去加入。在那裡我認識了很多人。之後,我覺得我有能力可以做售賣郵票為生,所以我就開始做郵票和錢幣生意。從1960年一直做到2008年才退休,做了那麼久。

Settlement in Edmonton - Sein Mah
00:00 / 00:00

简体字版:

(2)社区工作和建议 Community Work And Advice       7:14

Wai-Ling: 就像你说的,刚来到这里学英文很难。其实很多新移民都会遇到这样的经验。那您会如何鼓励他们呢?

Mr. Mah: 要努力。看报纸,报纸上的字会简单点,可以学到很多东西。要多和西人说话,也可以学到。我自己的话,因为做了两年的工,就病了。来到这里天气太冷,所以就冷到病了。去看医生,医生说我得了肺结核病, 要去医院。在医院我住了差不多十几个月。在那里学到了很多英文要和外国人说话,学到了很多医学常识,铺床,什么都学。 有个老师特别来教我。在那里进步得很快。

 

Wai-Ling: 那时候你是不是个小朋友,大概8-9岁?

Mr. Mah: 那时候约16、17、 19 岁了。那时候不是小孩子了。在故乡的时候已做过很多粗工了,包括耕田。在这里不算辛苦。但是时间长。早上8点起床,还要上学,一直到晚上11、12点店关门后才睡觉。所以就这样才会病了。

 

Wai-Ling: 还好您经过十几个月调养,最后都恢复了。现在身体都很好。

         

Mr. Mah: 在医院的时候,英文就进步得很快, 因为要和医生啊,护士啊,和其他人沟通。看到他们做很多事情例如: 铺床,在那里什么都得学。

 

Wai- Ling: 那您可不可以说您有这个好奇心,驱使你更努力地去学东西?

Mr. Mah: 当然要学啦,不学的话都不能谋生。要学会英文就什么都可以做,否则的话什么都做不了。所以硬逼着你要学,不然的话你就不会。

 

Wai-Ling: 听说您在这里参加很多华人的社区活动。

Mr. Mah: 是的。

 

Wai-Ling: 您可不可以介绍下让我们知道你做过些什么会所,或者是会馆的成员或董事之类。

Mr. Mah: 大多都是做会所的财政,或者是筹备赌场服务的主席。 帮助不同的会所填申请表格,也做筹款赌场的收入报告。就帮他们做这些事情。一共有 … 真的记不得那么多了,最少帮助过七、八个社团。

 

Wai-Ling: 马先生你是不是有做会计的训练?您可曾学习怎么做这些?

Mr. Mah: 没有,自己学来的。就别人做生意怎么样,我也就跟他们学。我没有念过会计课程。都是自己学来的。

 

Wai-Ling: 那你参加那么多社团,有时候会不会有纠纷或者不合作的情况。

Mr. Mah: 有,但是这些我不理会,是非的事我不会管。 有事做我就去做。

 

Wai-Ling: 如果有新的移民来到点问顿,想认识华人社区,您会建议他们怎么开始认识或参与?

Mr. Mah: 通常看他们从哪里来,根据他来的地方介绍到那个社团组织。如果是从开平来,就带他们去认识开平的人。或者台山,带他们去台山会馆。姓马的人,就带他们去马氏宗亲會,他们自己喜欢加入哪里就去哪里,看他们自己。

 

Vivian: 其实您刚刚来的时候,我见到马先生前面说您兼顾很多个社团的义务和慈善。不是只有马氏或者是台山。您还有跨其他一些不同种族和性质的社团会不会?

Mr. Mah: 他们知道我可以做什么。所以如果需要我帮助,就会叫我去帮忙。如果我有空,我都会去,不会说不帮谁。

 

Vivian: 其实看您那个年代出来为华人社团服务的朋友都是互相帮忙的对不对?

Mr. Mah: 对,都是互相帮忙。

 

Vivian: 所以现在的年轻人要学会大家互相帮忙。

Mr. Mah: 和大家沟通的问题。

 

Vivian: 但是您会不会觉得让他们去帮助社团会有些难度?

Mr. Mah: 有,就好像如果有聚会,叫他们去。他们会觉得不认识主持或参加活动的人,就不想参加。这是一个问题。

 

Vivian: 我们都是说如果将来社团想要发展的好,以前的社团大家都很团结。不管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都一起做很多事情。 现在的年轻人能力是越来越高,包括语言能力,社交圈子。甚至他们的财经能力都不差。反而是要如何慢慢地帮助和引导他们,进行更多的互相之间交流和帮助。

 

Mr. Mah: 最重要是大家要融入一个社会。大家沟通多点。否则大家都是自己管自己,就像一盘散沙一样。

 

繁體字版

2)社區工作和建議 Community Work And Advice     7:14

Wai-Ling: 就像你說的,剛來到這裡學英文很難。其實很多新移民都會遇到這樣的經驗。那您會如何鼓勵他們呢?

Mr. Mah: 要努力。看報紙,報紙上的字會簡單點,可以學到很多東西。要多和西人說話,也可以學到。我自己的話,因為做了兩年的工,就病了。來到這里天氣太冷,所以就冷到病了。去看醫生,醫生說我得了肺結核病, 要去醫院。在醫院我住了差不多十幾個月。在那裡學到了很多英文要和外國人說話,學到了很多醫學常識,鋪床,什麼都學。有個老師特別來教我。在那裡進步得很快。

 

Wai-Ling: 那時候你是不是個小朋友,大概是八、九歲?

Mr. Mah: 那時候約十六、七、九歲了。那時候不是小孩子了。在故鄉的時候已做過很多粗工了,包括耕田。在這裡不算辛苦。但是時間長。早上八點起床,還要上學,一直到晚上11、12點店關門後才睡覺。所以就這樣才會病了。

 

Wai-Ling: 還好您經過十幾個月調養,最後都恢復了。現在身體都很好。

Mr. Mah: 在醫院的時候,英文就進步得很快, 因為要和醫生啊,護士啊,和其他人溝通。看到他們做很多事情例如: 鋪床,在那裡什麼都得學。

 

Wai- Ling: 那您可不可以說您有這個好奇心,驅使你更努力地去學東西?

Mr. Mah: 當然要學啦,不學的話都不能謀生。要學會英文就什麼都可以做,否則的話什麼都做不了。所以硬逼著你要學,不然的話你就不會。

 

Wai-Ling: 聽說您在這裡參加很多華人的社區活動。

Mr. Mah: 是的。

 

Wai-Ling: 您可不可以介紹下讓我們知道你做過些什麼會所,或者是會館的成員或董事之類。

Mr. Mah: 大多都是做會所的財政,或者是籌備賭場服務的主席。幫助不同的會所填申請表格,也做籌款賭場的收入報告。就幫他們做這些事情。一共有 … 真的記不得那麼多了,最少幫助過七、八個社團。

 

Wai-Ling: 馬先生你是不是有做會計的訓練?您可曾學習怎麼做這些?

Mr. Mah: 沒有,自己學來的。就別人做生意怎麼樣,我也就跟他們學。我沒有念過會計課程。都是自己學來的。

 

Wai-Ling:那你參加那麼多社團,有時候會不會有糾紛或者不合作的情況。

 

 Mr. Mah: 有,但是這些我不理會,是非的事我不會管。有事做我就去做。

 

Wai-Ling: 如果有新的移民來到點問頓,想認識華人社區,您會建議他們怎麼開始認識或參與?

Mr. Mah: 通常看他們從哪裡來,根據他來的地方介紹到那個社團組織。如果是從開平來,就帶他們去認識開平的人。或者台山,帶他們去台山會館。姓馬的人,就帶他們去馬氏宗親會,他們自己喜歡加入哪裡就去哪裡,看他們自己。

 

Vivian: 其實您剛剛來的時候,我見到馬先生前面說您兼顧很多個社團的義務和慈善。不是只有馬氏或者是台山。您還有跨其他一些不同種族和性質的社團會不會?

Mr. Mah: 他們知道我可以做什麼。所以如果需要我幫助,就會叫我去幫忙。如果我有空,我都會去,不會說不幫誰。

 

Vivian: 其實看您那個年代出來為華人社團服務的朋友都是互相幫忙的對不對?

Mr. Mah: 對,都是互相幫忙。

 

Vivian: 所以現在的年輕人要學會大家互相幫忙。

Mr. Mah: 和大家溝通的問題。

 

Vivian: 但是您會不會覺得讓他們去幫助社團會有些難度?

Mr. Mah: 有,就好像如果有聚會,叫他們去。他們會覺得不認識主持或參加活動的人,就不想參加。這是一個問題。

 

Vivian: 我們都是說如果將來社團想要發展的好,以前的社團大家都很團結。不管是自己的還是別人的,都一起做很多事情。現在的年輕人能力是越來越高,包括語言能力,社交圈子。甚至他們的財經能力都不差。反而是要如何慢慢地幫助和引導他們,進行更多的互相之間交流和幫助。

Mr. Mah: 最重要是大家要融入一個社會。大家溝通多點。否則大家都是自己管自己,就像一盤散沙一樣。

 

Community Work And Advice - Sein Mah
00:00 / 00:00

English Highlights

Mr. Sein Mah

Stamp-collecting, who would have thought a Chinese teenager learned how to collect stamps while he was recovering from a then life-threatening disease – tuberculosis!

 

Mr. Sein Mah first met his father when he was a toddler. He could not have remembered how his father looked like. Later on, he learned about his father from looking at photographs. By the time he arrived in Edmonton with his mother in 1950 he was a teenager. That was when he actually met his father who had operated a grocery store in Edmonton since the 1940’s.

 

His impression of Edmonton in May, 1950 was “very cold”.  He arrived from Hong Kong wearing a short-sleeve shirt and a pair of shorts. At the store, he felt sorry for the residents who lived on the floor above the store because it was a very crowded environment. In those days, many Chinese-operated stores occupied the ground floor of the building and the rest of the floors were residences.

 

Mr. Mah was 17 years old and did not know much English.  Most English words he knew were related to grocery items sold at his father’s store. He was the only Chinese teenager in school. In those days there was no English as a Second Language or English Language Learner classes. Therefore the school placed him in a special class.  During those years, Mr. Mah got up at 8 o’clock, attended school and worked in the store after school.  He did not get any rest until the store closed around 11 or 12 o’clock. It was the day in and day out long hours of work, with insufficient rest and the cold weather that led to his illness. Mr. Mah was diagnosed with tuberculosis.

 

He was sent to a hospital to recuperate.  He stayed there for over a year.  During his stay at the hospital he acquired a lot of English terms from speaking with orderlies, nurses and doctors. The hospital assigned a teacher to teach him so his studies would not fall behind. He made amazing progress in mastering English and the understanding of the English-speaking society. He learned to play chess and collect stamps from other patients. Stamp-collecting was a very popular hobby among children and adults.  He became interested in learning about stamp designs and the value of different stamps.

 

After he left the hospital he continued to be active in the stamp collecting club at school and various stamp clubs in the city.  His interest led him to ask and learn about where people purchased different stamps.  Gradually, he had accumulated sufficient knowledge about stamps that he opened his own stamp and coin shop around 125 Street and 118 Avenue. He worked very hard and became a wholesaler of stamps in Edmonton.  He ordered stamps from over 100 countries around the world. He operated this shop from 1960 until he retired in 2008. Mr. Sein Mah is a very well-known entrepreneur in the stamp and coin business. Today, the shop still stands at the same location though it is operated by a different owner.

 

Looking back, Mr. Mah remembers how he learned English in his early years in Edmonton. He was very self- driven. He wrote Chinese words beside the English words that he did not know after he looked them up in a dictionary.  He conversed with English-speakers whenever he had an opportunity. He continued participating in stamps and coins collecting clubs. He is a life-long learner. Although he had never taken any accounting courses he learned to keep his financial records well. Aside from his business he applied his book-keeping skills to be a treasurer in various Chinese community groups. In addition, Mr. Mah uses his English language skills to help many Chinese community organizations. Particularly in applying for a license with Alberta Gaming and Liquor Commission (AGLC) to host a casino fund-raising event. He chaired and completed financial reports for those casino fund-raising events.

 

When asked about advice for newcomers Mr. Mah said to work hard on learning English.  He suggested reading English newspaper because one can learn a lot from reading, including vocabulary and the society. He also encouraged newcomers to speak with English-speaking people as often as possible so as to develop confidence.

 

For himself, if he met newcomers from Toishan or Kaiping county of Guangdong province he would introduce them to these societies.  If they had family names of Mah, Wong or Gee, etc. then he would introduce them to those associations. He is still active in helping the societies or associations for whoever needs his assistance.

 

Currently, many organizations are experiencing a similar challenge which is how to attract young people to get involved in their community group.  In the olden days, newcomers joined associations so as to connect with people from their home town: Toishan, Kaiping; their family name:  The Mah , The Wong, The Gee, or some interest groups like Edmonton Dramatic Society or martial arts club. Members of these organizations supported and helped each other to adapt and survive in their new home - Edmonton.

 

 Nowadays, many young people of Chinese heritage are educated and do not need support from any family associations or home town societies.  Therefore, they chose not to be part of these organizations. Many of them feel that they do not know who leads these organizations and shy away. Consequently, many Chinese community groups are experiencing aging leaders and are looking for younger individuals to take over. Mr. Mah commented that we need to be part of the main-stream society, learn to communicate among the different groups and help each other.  He used a Chinese expression “like a basin of loose sand” to remind us that we need to work together and not like individual grains of sand who only take care of their own business.

Donation

作為加拿大華裔的一份子, 發揚中華文化,傳承優良傳統,凝聚各地華人。

本圖書館歡迎大家捐助資金,圖書及影像製品。

您的愛心善舉 , 給以我們無限的力量!

Open hours

开馆时间:

周三 ~ 周五:12:00 pm --- 4:00 pm

周六、 周日:10:00 am --- 5:00 pm

 

此开放时间从2016年5月1日起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