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字版:

(1)少年时代 Youth   1:21

Wai-Ling:请简单地介绍一下你的童年。

Miss Kwan:我出身在传统的中国家庭。与大家有所不同的是我家里有三个妈妈。爸爸是独生子,当然会比较注重儿子的培养。从小到大,我是顺顺利利的,家里对我很好。中学毕业后,我想出国留学。当时香港大学还没有城市规划这个学科。为了修读这个课程,必须留学。家里送哥哥到美国读书,但环境也不是太富裕。家父觉得女儿不必用太多钱栽培。我自己工作了几年,勉强凑了来加拿大的学费,目的就是要读城市规划这门课。这个就是我的简单的少年时代的背景。

繁體字版

(1) 少年時代  Youth   1:21

Wai-Ling:請簡單地介紹一下你的童年。              

Miss Kwan:我出身在傳統的中國家庭。與大家有所不同的是我家裏有三個媽媽。爸爸是獨生子,當然會比較注重兒子的培養。從小到大,我是順順利利的,家裏對我很好。中學畢業后,我想出國留學。當時香港大學還沒有城市規劃這個學科。爲了修讀這個課程,必須留學。家裏送哥哥到美國讀書,但環境也不是太富裕。家父覺得女兒不必用太多錢栽培。我自己工作了幾年,勉强凑了來加拿大的學費,目的就是要讀城市規劃這門課。這個就是我的簡單的少年時代的背景。

Youth - Shirley
00:00 / 00:00

简体字版:

(2)大学阶段 Study    0:56

Wai-Ling:请问您什么时候来到加拿大?

Miss Kwan:我是1971年离开香港,来加拿大,之前连澳门都没去过。香港直飞温尼伯,就读缅尼吐巴大学。为什么要选温尼伯?有两个理由,其一是因为那里的学费便宜,另外就是缅大的建筑系有城市规划可选。所以我选了缅大,在那里读了两个学位,第一个是地理和经济的双学士,然后是读城市规划硕士,78年毕业。

 

繁體字版:

2)大學階段 Study    0:56

Wai-Ling:請問您什麽時候來到加拿大?                   

Miss Kwan:我是1971年離開香港,來加拿大,之前連澳門都沒去過。香港直飛溫尼伯,就讀緬尼吐巴大學。爲什麽要選溫尼伯?有兩個理由,其一是因爲那裏的學費便宜,另外就是緬大的建築系有城市規劃可選。所以我選了緬大,在那裏讀了兩個學位,第一個是地理和經濟的雙學士,然後是讀城市規劃碩士,78年畢業。

Study - Shirley
00:00 / 00:00

简体字版:

(3)就业阶段 Work   2:28

Wai-Ling:您来埃德蒙顿是您最终的目的地吗?

Miss Kwan:78年我毕业后,在温尼伯省政府从事城市规划的工作。当时埃尔伯塔省正在蓬勃发展。我的顶头上司升职来到埃德蒙顿,可能是赏识我,他把我带上了,所以我为了工作来到了埃德蒙顿。

Wai-Ling:从温尼伯来,您是独自一人还是有家人陪伴?

Miss Kwan: 我74年毕业,之前有做兼职,我一路来都是半工读。毕业后就申请妈妈和最小的弟弟来江加,当时父亲已经去世了。 76年他们移民到加,79年我离开温尼伯来爱城,两个弟弟在温尼伯陪伴妈妈。所以妈妈没有跟我到埃德蒙顿,我是自己一个人来到埃德蒙顿。

Wai-Ling:来爱德蒙顿之前,知道这个是个什么样的城市吗?

Miss Kwan: 我读城市规划的,对这个城市会有一定认识,知道她是怎样的一个城市,人口多少,当时对我来讲,是个全新的地方。认识也不是很深。因为来到时已经有工作,所以很容易适应。最难适应的是,1979年的时候,埃德蒙顿的房价很贵。不是房租贵,而是银行利息贵。工薪族很难买到自己的房子。到了1982年后,政府开始有津贴,津贴供房按揭的利息。那时才能勉强买到房子。当时住房是个主要问题。同时,我工余载亚省大学修读了一个工商管理学位,所以十分忙碌。

繁體字版

(3)就業階段 Work     2:28

Wai-Ling:您來埃德蒙頓是您最終的目的地嗎?              

Miss Kwan:78年我畢業后,在溫尼伯省政府從事城市規劃的工作。當時埃爾伯塔省正在蓬勃發展。我的頂頭上司升職來到埃德蒙頓,可能是賞識我,他把我帶上了,所以我爲了工作來到了埃德蒙頓。

Wai-Ling:從溫尼伯來,您是獨自一人還是有家人陪伴?

Miss Kwan: 我74年畢業,之前有做兼職,我一路來都是半工讀。畢業後就申請媽媽和最小的弟弟來江加,當時父親已經去世了。76年他們移民到加,79年我離開溫尼伯來愛城,兩個弟弟在溫尼伯陪伴媽媽。所以媽媽沒有跟我到埃德蒙頓,我是自己一個人來到埃德蒙頓。

Wai-Ling:來埃德蒙頓之前,知道這是個什麽樣的城市嗎?

Miss Kwan:我讀城市規劃的,對這個城市會有一定認識,知道她是怎樣的一個城市,人口多少,當時對我來講,是個全新的地方。認識也不是很深。因爲來到時已經有工作,所以很容易適應。最難適應的是,1979年的時候,埃德蒙頓的房價很貴。不是房租貴,而是銀行利息貴。工薪族很難買到自己的房子。到了1982年后,政府開始有津貼,津貼供房按揭的利息。那时才能勉强買到房子。當時住房是個主要的問題。同時,我工餘在亞省大学修讀了一個工商管理学位, 所以十分忙碌。

Work - Shirley
00:00 / 00:00

简体字版:

(4)社群活动 Community    4:39

Wai-Ling:除了居住条件,还有什么事情让你对这个城市有什么观感?您是喜欢还是不喜欢?

Miss Kwan:因为我的工作在这个城市,所以对我来讲没所谓什么喜欢和不喜欢了。我是到加拿大留学的,所以我很适应这里的生活。只是除了同事以外,我要重新认识一些朋友。不过我很幸运。我在1979-1980年左右,我已经参加了亚省华人毕业生协会。协会的创办人是洪金福先生。前身是中国学生会,毕业后就成立毕业生协会。那是已经有《爱华报》我看报纸,看到他们有个开放日。我也不认识人,就去参加了,然后就加入毕业生协会。开始帮他们做一系列的工作。毕业生协会当时已经成立了几个组织。一个是华人社区服务中心,一个是中文电视,这两个会合办民族节的中国馆(Heritage Day Festival - China Pavilion)。这三个活动我一直参与直至今。华人社区服务中心,顾名思义,是服务华人,所以他们的服务包括教英文、教入籍等课程,我有在哪里做义工教学。入籍班和英文班,我一共教了十几年。一共有一千多名学生。这就是我开始参与毕业生协会的工作。

当时华人社区服务中心的会址在华人文化中心里。所以当时我也参加了文化中心的活动,也担任过文化中心董事,为华人发展出力。

Wai-Ling:这时期您非常活跃,参与很多社区活动。

Miss Kwan: 其实我除了华人社区方面的活动,我也参加主流社会的很多活动。

最初一个组织是Alberta Cultural Heritage Council.这个Council是亚省每个族裔,派一个代表组成,当时我代表华人社区参加这个会。如今我们申请的赌场资助也是从哪里发展来的。

1984-86年,我做过NAIT(北亚省理工学院)的校董委员。所以除了华人社区,我在主流社区也参与很多义工活动,如爱民顿市图书馆董事局。退休后,我也在市府的地政上诉局做仲裁员。这也是义工,我连续做了六年,做到仲裁主席。这些是我在华人社区外,对主流社会的小小贡献。目前,我也是我居住小区的街坊福利会的义工。我个人认为,既然我已经生活在加拿大,除了要服务华人,也要对主流社会有所贡献,尽量参舆做些义工的工作。

繁體字版:

(4)社群活动  Community     4:39

Wai-Ling:除了居住條件,還有什麼事情讓你對這個城市有什麼觀感?您是喜歡還是不喜歡?

Miss Kwan:因為我的工作在這個城市,所以對我來講沒所謂什麼喜歡和不喜歡了。我是到加拿大留學的,所以我很適應這裡的生活。只是除了同事以外,我要重新認識一些朋友。不過我很幸運。我在1979-1980年左右,我已經參加了亞省華人畢業生協會。協會的創辦人是洪金福先生。前身是中國學生會,畢業後就成立畢業生協會。

那是已經有《愛華報》我看報紙,看到他們有個開放日。我也不認識人,就去參加了,然後就加入畢業生協會。開始幫他們做一系列的工作。畢業生協會當時已經成立了幾個組織。一個是華人社區服務中心,一個是中文電視,這兩個會合辦民族節的中國館(Heritage Day Festival - China Pavilion)。這三個活動我一直參與直至今。

華人社區服務中心,顧名思義,是服務華人,所以他們的服務包括教英文、教入籍等課程,我有在哪裡做義工教學。入籍班和英文班,我一共教了十幾年。一共有一千多名學生。這就是我開始參與畢業生協會的工作。

當時華人社區服務中心的會址在華人文化中心裡。所以當時我也參加了文化中心的活動,也擔任過文化中心董事,為華人發展出力。

Wai-Ling:這時期您非常活躍,參與很多社區活動。

Miss Kwan: 其實我除了華人社區方面的活動,我也參加主流社會的很多活動。

最初一個組織是Alberta Cultural Heritage Council.這個Council是亞省每個族裔,派一個代表組成,當時我代表華人社區參加這個會。如今我們申請的賭場資助也是從哪裡發展來的。

1984-86年,我做過NAIT(北亞省理工學院)的校董委員。所以除了華人社區,我在主流社區也參與很多義工活動,如愛民頓市圖書館董事局。

退休後,我也在市府的地政上訴局做仲裁員。這也是義工,我連續做了六年,做到仲裁主席。這些是我在華人社區外,對主流社會的小小貢獻。

目前,我也是我居住小區的街坊福利會的義工。我個人認為,既然我已經生活在加拿大,除了要服務華人,也要對主流社會有所貢獻,盡量参舆做些義工的工作。

Community - Shirley
00:00 / 00:00

简体字版:

(5)其他社区服务的需要 Other Needs     2:34

Wai-Ling: 爱民顿市对华人的服务是否足够?

Miss Kwan:服务是否足够,要看每个人都要求。如果是新移民,想找到人幚忙,那么ASSIST华人社区服务中心,已经提供了很多服务给新移民。如今他们有两个服务中心,一个在唐人街,一个在南面。服务包括新移民的就业,如何融入加拿大社会,有英文学习班,入籍考试班,服务比较全面。

有人觉得这里生活太沉闷了,想回流中国大陆或香港,他们不肯付出和参与,并不是没有提供这些服务。无论我们华人社团多努力,如果没有双方的配合,也是一厢情愿。如果新移民不走出来,告诉我们他们需要什么服务,我们根本不知道他们需要什么样的帮助,所以这是个很大的困难。当然,这需要双方多些沟通。新移民要参与,华人社区要多付出,筹备更多的活动。

繁體字版

(5)其他社区服务的需要 Other Needs      2:34

Wai-Ling: 愛民頓市对華人的服務是否足够?

Miss Kwan:服務是否足够,要看每個人都要求。如果是新移民,想找到人幚忙,那麽ASSIST華人社區服務中心,已經提供了很多服務给新移民。如今他們有兩個服務中心,一個在唐人街,一個在南面。服務包括新移民的就業,如何融入加拿大社會,有英文學習班,入籍考試班,服務比較全面。

有人覺得這裡生活太沉悶了,想回流中國大陸或香港,他們不肯付出和參與,並不是沒有提供這些服務。無論我們華人社團多努力,如果沒有雙方的配合,也是一廂情願。如果新移民不走出來,告訴我們他們需要什麼服務,我們根本不知道他們需要什麼樣的幫助,所以這是個很大的困難。當然,這需要雙方多些溝通。新移民要參與,華人社區要多付出,籌備更多的活動。

Other Needs - Shirley
00:00 / 00:00

简体字版:

(6)政治观点 Politics       12:22

Wai-Ling:对新移民有什么忠告呢?

Miss Kwan:我没什么可以讲的。因为我容易出口伤人,只想补充一点,希望大家明白,我们虽然是移民,但已经来到这个国家。这个国家也给了我们很多福利。如果留在香港,我现在的生活状态会很不同。因为有很多不同的体会和感悟。以前总是讲落叶归根,但加拿大是我们自己的国家。虽然我们是中国人,但不要分加拿大人和中国人。我不喜欢用主流这个词,因为我自己也应该是主流。

不过真的要做主流,就要多走一步,不要只停留在华人社区。要走出去看看。当然我自己是中国人,对很多中国的东西感兴趣。所以我更多地为华人社区服务。希望大家不要只以华人自居,要把自己当作加拿大人。这不是丧典忘宗,这是我们当今的处境使然。

Paul:我同意,我也不喜欢用主流这个词。大家都是加拿大人,分加拿大华人,加拿大日本人,挺奇怪的。加拿大人就是加拿大人,大家有共同的理念有共同的价值观,我们才能共处。也带来一个有趣的问题。去年有个国际唐人街研讨会,探讨唐人街的存在价值。是个很有趣的现象。全世界的唐人街都是孤独存在的 ,最多的是旁边有个意大利区,意大利区总是和唐人街接连在一起。我们是一个比较另类的民族,到全世界都有一个自己人集结的地方,那就是唐人街(华埠 )。如今社会演进,我们是否不能再固步自封。我们既把自己称为加拿大人,则其他的族裔都可以参与唐人街的事务或华人社区的事务。我现在没见到有白人或非亚裔人事参与,您觉得有这样的机会吗?

Miss Kwan:也不一定,因为华人社区服务中心 ASSIST的董事会早在二十年前已经有其他族裔的人参与。其实是有的,但最糟糕的是华人社团的首长都是讲中文,除非懂中文的人,否则无法介入,因为开会都使用中文。我很赞同开放,如今也很多中国通。连一个年轻人进董事局都不容易被接纳,何况是是非我族类。这个是个最大的问题,希望在未来十年,这个问题有所改善。我也不知能否见到那一天。

Paul:从这个气馁的经验看华人参政的局面,试过有很多参选的人,但没人能当选市议员,省议员或国会议员,这两个局面有相关吗?连社区局限都难以打破,何况是社区以外呢?

Miss Kwan:参政和华人社区是两件事。任何人参政,华人社区都会支持。他们希望有华人当选。您说的有很多华人参选,但我却不觉得有很多。是有几个,但连提名资格都没有。拿到提名资格的,但却从来没有服务过华人社区的,这是很奇怪的现象。无论是华人社会还是外国人社会都没有见过他的踪影,就贸然来竞选,这是没有可能当选的呀!

这次Sandy可能也有些机会,可惜她在我居住的这个选区,竞争实在太激烈。我已经收到两三个人的宣传单张而Sandy的资料还没收到。竞争这么激烈,华人社区一定很支持她,金钱上一定支持她。但Sandy有个优势就是在华人社区服务过。上次提名不成功以后,这五、六年她就开始注重参与社区的活动。 Sandy十几岁我就认识她了。她和我在中文电视共事。希望她这次能成功。 如果有一个人成功当选市议员,但是她有没有这个能力以市议员的影响力拉拢到华人社区呢?我对这个比较怀疑。就算当选国会议员,也未必有机会拉拢到华人社区。为什么有这个观点?因为身为议员,他照顾的不只是华人,其他族裔的人很多,华人只占百分之四。他要照顾其他百分之九十六的人。

我曾经和前任省长Ralph Klein聊过。他说,我整个省议会立法机构,都比不上唐人街那么多政治手段。省长体会很深,觉得唐人街太复杂,政治手段比省议会还多。试想一个议员怎么会有这样的时间和精力和华人社区周旋呢?这就是外国人在局外看中国人。

Paul:有两个出现过的政客,一个是马健威(艾尔伯塔省议员,从一九九三年至二零零七年)另一个是林佐民(Norman Kwong),官至(艾尔伯塔省第十六届二零零五年一月至二零一零年五月)省督,他们都是土生土长的华人,如果是非本土出生的华人,是都会有些短缺,他们想从政,更要多用心,多尽力。同社会多融合,而不只是在华人社区活动,您觉得如果华人想参政,要具备什么条件或者要做些什么。

Miss Kwan:参政是要看机遇的。我在1984年的时候,当时的副省长已经劝我从政。我自己衡量了一下,是否能胜任,发现我能力不够。我也是个实际的人,我心里有隐忧,因为参加选举,我就要辞职,当选后,能有四年过渡,不当选的话,我没办法找到原来的工作了。即便当选,四年后,又到哪里找回原来的工作呢?这是个个人的考虑,也是很实际的问题。如果我有人在背后支持我,这另当别论,但我只是靠自己,这是个很大的问题。

你说得对,林佐民Norman Kwong 同马健威Gary Mah都是土生的,Norman Kwong根本上不想从政,是指定的职位,他打球出色,也很富有,也支持保守党(PC Party),所以提名他做省督。 Gary Mah本身是律师,读书时已立志从政。我认识他的时候,他还在念大学。选举的时候,他也不是走华人路线。新移民主要是依靠走华人路线。但华人是否有这样的力量去支持他呢?如果从政的话,唯一一个华人,有这个力量的,就是马福恩Henry Ma。他是唯一一个拉拢到政界关系的。他去世后,我没见过侨界有任何一个侨领,有这样的能力拉拢到政治的力量。

我个人是自由党的党员,也当过自由党党组织的理事会成员。我曾经思考过应不应该从政。但还是不能做这个程度的牺牲。很多人不喜欢政客,我个人很欣赏他们。因为他们牺牲很多,真的很多。华人以为,从政不是为名就是为利,这个思想首先要拿掉。可惜大部分人都是这么想的,所以从政变得很困难。

繁體字版

(6)政治觀點 Politics     12:22 

Wai-Ling:對新移民有什么忠告呢?

Miss Kwan:我沒什麽可以講的。因爲我容易出口傷人,只想補充一點,希望大家明白,我們雖然是移民,但已經來到這個國家。這個國家也給了我們很多福利。如果留在香港,我現在的生活狀態會很不同。因爲有很多不同的體會和感悟。以前總是講落葉歸根,但加拿大是我們自己的國家。雖然我們是中國人,但不要分加拿大人和中國人。我不喜歡用主流這個詞,因爲我自己也應該是主流。

不過真的要做主流,就要多走一步,不要只停留在華人社區。要走出去看看。當然我自己是中國人,對很多中國的東西感興趣。所以我更多地為華人社區服務。希望大家不要只以華人自居,要把自己當作加拿大人。這不是喪典忘宗,這是我們當今的處境使然。

Paul:我同意,我也不喜歡用主流這個詞。大家都是加拿大人,分加拿大華人,加拿大日本人,挺奇怪的。加拿大人就是加拿大人,大家有共同的理念有共同的價值觀,我們才能共處。也帶來一個有趣的問題。去年有個國際唐人街研討會,探討唐人街的存在價值。是個很有趣的現象。全世界的唐人街都是孤獨存在的 ,最多的是旁邊有個意大利區,意大利區總是和唐人街接連在一起。我們是一個比較另類的民族,到全世界都有一個自己人集結的地方,那就是唐人街(華埠 )。如今社會演進,我們是否不能再固步自封。我們既把自己稱爲加拿大人,則其他的族裔都可以參與唐人街的事務或華人社區的事務。我現在沒見到有白人或非亞裔人事參與,您覺得有這樣的機會嗎?

Miss Kwan:也不一定,因爲華人社區服務中心 ASSIST的董事會早在二十年前已經有其他族裔的人參與。其實是有的,但最糟糕的是華人社團的首長都是講中文,除非懂中文的人,否則無法介入,因爲開會都使用中文。我很贊同開放,如今也很多中國通。連一個年輕人進董事局都不容易被接納,何況是是非我族類。這個是個最大的問題,希望在未來十年,這個問題有所改善。我也不知能否見到那一天。

Paul:從這個氣餒的經驗看華人參政的局面,試過有很多參選的人,但沒人能當選市議員,省議員或國會議員,這兩個局面有相關嗎?連社區局限都難以打破,何況是社區以外呢?

Miss Kwan:參政和華人社區是兩件事。任何人參政,華人社區都會支持。他們希望有華人當選。您說的有很多華人參選,但我卻不覺得有很多。是有幾個,但連提名資格都沒有。拿到提名資格的,但卻從來沒有服務過華人社區的,這是很奇怪的現象。無論是華人社會還是外國人社會都沒有見過他的蹤影,就貿然來競選,這是沒有可能當選的呀!

這次Sandy可能也有些機會,可惜她在我居住的這個選區,競爭實在太激烈。我已經收到兩三個人的宣傳單張而Sandy的資料還沒收到。競爭這麽激烈,華人社區一定很支持她,金錢上一定支持她。但Sandy有個優勢就是在華人社區服務過。上次提名不成功以後,這五、六年她就開始注重參與社區的活動。Sandy十幾歲我就認識她了。她和我在中文電視共事。希望她這次能成功。

如果有一個人成功當選市議員,但是她有沒有這個能力以市議員的影響力拉攏到華人社區呢?我對這個比較懷疑。就算當選國會議員,也未必有機會拉攏到華人社區。爲什麽有這個觀點?因爲身爲議員,他照顧的不只是華人,其他族裔的人很多,華人只佔百分之四。他要照顧其他百分之九十六的人。

我曾經和前任省長Ralph Klein聊過。他説,我整個省議會立法機構,都比不上唐人街那麽多政治手段。省長體會很深,覺得唐人街太複雜,政治手段比省議會還多。試想一個議員怎麽會有這樣的時間和精力和華人社區周旋呢?這就是外國人在局外看中國人。

Paul:有兩個出現過的政客,一個是馬健威(艾爾伯塔省議員,从 一九九三年至二零零七年)另一個是林佐民(Norman Kwong),官至(艾爾伯塔省第十六届 二零零五年一月至二零一零年五月)省督,他們都是土生土長的華人,如果是非本土出生的華人,是都會有些短缺,他們想從政,更要多用心,多盡力。同社會多融合,而不只是在華人社區活動,您覺得如果華人想參政,要具備什麽條件或者要做些什麽。

Miss Kwan:參政是要看機遇的。我在1984年的時候,當時的副省長已經勸我從政。我自己衡量了一下,是否能勝任,發現我能力不夠。我也是個實際的人,我心裏有隱憂,因爲參加選舉,我就要辭職,當選後,能有四年過渡,不當選的話,我沒辦法找到原來的工作了。即便當選,四年后,又到哪裏找囘原來的工作呢?這是個個人的考慮,也是很實際的問題。如果我有人在背後支持我,這另當別論,但我只是靠自己,這是個很大的問題。

你説得對,林佐民Norman Kwong 同馬健威Gary Mah都是土生的,Norman Kwong根本上不想從政,是指定的職位,他打球出色,也很富有,也支持保守黨(PC Party),所以提名他做省督。Gary Mah本身是律師,讀書時已立志從政。我認識他的時候,他還在念大學。選舉的時候,他也不是走華人路綫。新移民主要是依靠走華人路綫。但華人是否有這樣的力量去支持他呢?如果從政的話,唯一一個華人,有這個力量的,就是馬福恩Henry Ma。他是唯一一個拉攏到政界關係的。他去世后,我沒見過僑界有任何一個僑領,有這樣的能力拉攏到政治的力量。

我個人是自由黨的黨員,也當過自由黨黨組織的理事會成員。我曾經思考過應不應該從政。但還是不能做這個程度的犧牲。很多人不喜歡政客,我個人很欣賞他們。因爲他們犧牲很多,真的很多。華人以爲,從政不是爲名就是爲利,這個思想首先要拿掉。可惜大部分人都是這麽想的,所以從政變得很困難。

Politics - Shirley
00:00 / 00:00

简体字版:

(7)华人社群团结的看法 View on Unity      1:55

Wai-Ling:华人社团有很多,我们可以做些什么,让华人社团更加团结?

Miss Kwan:这个是个很难的难题。首先,我们无法动摇本地根深蒂固的传统华人的思想。除非他们肯退出,不然很难让八、九十岁的老人改变。最可悲的是他们不肯改变更不肯退出。

我退休时,曾想过,我成立一个班子来代替这班人。但这个想法是行不通的。他们会用尽一切办法,阻挠你做这件事。所以除非这班老华侨都退下来,我也想不到什么办法可以让新生代的人尝试他们想做的事情。

繁體字版

(7)華人社群團結的看法 View on Unity       1:55 

Wai-Ling:華人社團有很多,我們可以做些什麽,讓華人社團更加團結?

Miss Kwan:這個是個很難的難題。首先,我們無法動搖本地根深蒂固的傳統華人的思想。除非他們肯退出,不然很難讓八、九十嵗的老人改變。最可悲的是他們不肯改變更不肯退出。

我退休時,曾想過,我成立一個班子來代替這班人。但這個想法是行不通的。他們會用盡一切辦法,阻撓你做這件事。所以除非這班老華僑都退下來,我也想不到什麽辦法可以讓新生代的人嘗試他們想做的事情。

View On Unity - Shirley
00:00 / 00:00

简体字版:

(8)如何能够找到接班人呢? Succession Puzzle        6:52

Wai-Ling:如果现在有新一代年轻人,想为华人社区做点事情,您会怎样鼓励他们?

Miss Kwan:关于新一代,有几个社团做得比较最成功。一个是华人社区服务中心,年轻一辈搞的一些活动,如百万行、夏令营等,都做得很成功,否则政府不会给他们这么多的资助,可以开两个分社。

另外在青少年的活动方面,如乒乓球活动,也招来了年轻的一代。但是像中华会馆等,成员依旧老化。不知道是他们没有决心招募年轻人还是年轻人没有机会参与。因为新一代,尤其是土生的华人,中文程度有限,他们会显得与老一代格格不入。对于中华会馆,我最近也有些兴奋就是终于看到一些新的年轻面孔了。希望老一辈的华侨张开双臂,欢迎这班年轻人。包括我自己,年近七十,也不能久留了。希望大家能欢迎和留住新一代。

Paul:有点补充,刚才说到一个点上,就是:如何提携后辈,让后辈参与。这样牵涉到整体社会都出现的问题,就是师友计划,主流社会也发现,越来越少的年轻人会师从导师。这也是鸡和蛋的问题。导师如何成为导师的榜样?后辈如何看待导师前辈呢?在华人社团里,如何才能走出困局呢?真正做到前辈提携后辈呢?

Miss Kwan:你给我提了一个很难的题目。师友计划(mentorship program),首先要有一个组织,肯执行这个计划。如果我想做导师,我不介意去指导别人,也觉得有这个能力去指导新人,但没有几个社团的首长,肯给人指导。或者坦白讲,他自己也没什么经验可分享,没能力去指导别人。目前我还没听说过有什么社团实施师友计划。或者我们可以在华人社区服务中心提供这个计划。

Paul提出来是很正确的,一定要有一个社团牵头,让他们明白要提携后辈。两年前,政府有个Board Development Programme,我在里面当讲师。我教过很多西人的社团发展。不幸的是,我自己没有能力,也没有这样的机会。那怕用尽一切力量,也没有办法改变老一辈的想法。不知道这要等到何年何月。希望中华会馆,作为社团之首,有机会能做一个这样的计划。另外有能力做到的社团就是华人服务中心了。

如今没有香港移民了,所有中国移民都来自大陆,现在的所有的社团首长都是老华侨,十一、二岁就来加拿大,或者从香港来的新移民。比较缺乏来自大陆移民的首长。如果我们说面向年轻一代,实际上大陆来的新移民也不老,就三、四十岁左右。可能我们向这方面着手培养,比培养十来岁的少年来得实在。所以让新来的中国移民,加入我们的组织如中华会馆,华人社区服务中心等比较正统的中国社团。

那天我看报纸,看到有个叫广州同乡会,这个肯定是中国大陆移民的一个先进组织,如何他们加入最大的社团,如中华会馆、文化中心和华人社区活动中心和洪门民治党等社团呢?这个比找十七、八岁的年轻人参与更重要。首先要向大陆来的新移民着手,让他们参与这些社团。

繁體字版

(8)如何能够找到接班人呢? Succession Puzzle         6:52

Wai-Ling:如果現在有新一代年輕人,想為華人社區做點事情,您會怎樣鼓勵他們?

Miss Kwan:關於新一代,有幾個社團做得比較最成功。一個是華人社區服務中心,年輕一輩搞的一些活動,如百萬行、夏令營等,都做得很成功,否則政府不會給他們這麽多的資助,可以開兩個分社。

另外在青少年的活動方面,如乒乓球活動,也招來了年輕的一代。但是像中華會館等,成員依舊老化。不知道是他們沒有決心招募年輕人還是年輕人沒有機會參與。因爲新一代,尤其是土生的華人,中文程度有限,他們會顯得與老一代格格不入。對於中華會館,我最近也有些興奮就是終於看到一些新的年輕面孔了。希望老一輩的華僑張開雙臂,歡迎這班年輕人。包括我自己,年近七十,也不能久留了。希望大家能歡迎和留住新一代。

Paul:有點補充,剛才説到一個點上,就是:如何提携後輩,讓後輩參與。這樣牽涉到整體社會都出現的問題,就是師友計劃,主流社會也發現,越來越少的年輕人會師從導師。這也是雞和蛋的問題。導師如何成為導師的榜樣?後輩如何看待導師前輩呢?在華人社團裏,如何才能走出困局呢?真正做到前輩提携後輩呢?

Miss Kwan:你給我提了一個很難的題目。師友計劃(mentorship program),首先要有一個組織,肯執行這個計劃。如果我想做導師,我不介意去指導別人,也覺得有這個能力去指導新人,但沒有幾個社團的首長,肯給人指導。或者坦白講,他自己也沒什麽經驗可分享,沒能力去指導別人。目前我還沒聽説過有什麽社團實施師友計劃。或者我們可以在華人社區服務中心提供這個計劃。

Paul提出來是很正確的,一定要有一個社團牽頭,讓他們明白要提携後輩。兩年前,政府有個Board Development Programme,我在裏面當講師。我教過很多西人的社團發展。不幸的是,我自己沒有能力,也沒有這樣的機會。那怕用盡一切力量,也沒有辦法改變老一輩的想法。不知道這要等到何年何月。希望中華會館,作爲社團之首,有機會能做一個這樣的計劃。另外有能力做到的社團就是華人服務中心了。

如今沒有香港移民了,所有中國移民都來自大陸,現在的所有的社團首長都是老華僑,十一、二嵗就來加拿大,或者從香港來的新移民。比較缺乏來自大陸移民的首長。如果我們說面向年輕一代,實際上大陸來的新移民也不老,就三、四十歲左右。可能我們向這方面著手培養,比培養十來嵗的少年來得實在。所以讓新來的中國移民,加入我們的組織如中華會館,華人社區服務中心等比較正統的中國社團。

那天我看報紙,看到有個叫廣州同鄉會,這個肯定是中國大陸移民的一個先進組織,如何他們加入最大的社團,如中華會館、文化中心和華人社區活動中心和洪門民治黨等社團呢?這個比找十七、八嵗的年輕人參與更重要。首先要向大陸來的新移民著手,讓他們參與這些社團。

Succession Puzzle - Shirley
00:00 / 00:00

English Highlights

Miss Shirley Kwan

Miss Shirley Kwan was born from one of her father’s three wives. It was a common practice that each man could have more than one wife in China. This was the case until 1971 when Hong Kong introduced a law that each man could marry only one wife. In Miss Kwan’s family, with three mothers there were a few children in the family. Sons in traditional Chinese families often are treated differently with more privileges than daughters.  This could include education opportunities.  While Miss Kwan’s eldest brother(s) was sent to the United States to receive university education, she had to work and save sufficient funds to pursue her university education.

Miss Kwan is an intelligent and hardworking lady. She knew that she wanted to be a city planner as her profession.  She researched and found the path that could lead her to her dream.  She attended the University of Manitoba and obtained a double major Bachelor degree (graduated in the Dean’s Honour List) in geography and economics.  She continued her education with a Master’s degree in the City Planning program in the Department of Architecture.

She was all set to work in Winnipeg as a city planner.  When her superior received a job offer to move to Edmonton he brought her along.  Miss Kwan knew a little about Edmonton in terms of demographics facts.  But she had no friends nor family in Edmonton.  She ventured out to the Chinese community.  She joined Chinese Graduate Association of Alberta (CGAA).  She met Mr. Kim Hung who was the president of Chinese Community Services Centre. At this Centre she volunteered to teach English as a Second Language and citizenship classes.  In over ten years of volunteer-teaching she had taught over a thousand students! She was also involved with Edmonton Chinese Television. Then these two groups joined force to take part in Edmonton Heritage Day Festival with a China Pavilion. Miss Kwan was an active participant with these three organizations for over thirty years. She furthered her study while working in Edmonton, earning a Master of Business Administration (MBA) at the University of Alberta. 

In those days, Chinese Community Services Centre was housed in Edmonton Chinatown Multi-cultural Centre (ECMCC) therefore Miss Kwan had taken part in their programs and was once a director and Chairman. She was eager to help the Chinese community develop. Around 1985 Miss Kwan was nominated by more than 40 Chinese community groups to represent Chinese communities at Alberta Cultural Heritage Council.

Apart from Chinese community groups Miss Kwan was active in Edmonton as well. From 1984 to 1986 she was a member of the Board at Northern Albert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NAIT) and from 1997 to 2000 served on the City of Edmonton Library Board. She was the first civil servant appointed to head the Alberta Government Office as Managing Director in Hong Kong from 2000 to 2004. After she retired from the position of city planner she sat with the Subdivision and Development Appeal Board of the City of Edmonton for six years. She also once held the Chair position in this Appeal Board. Presently she is a Board member of the Home Owner’s Association where she resides.

Miss Kwan is an out-spoken and community minded individual, as a result she had acquired a wide circle of friends in municipal and provincial politics.  In 1984, the then Deputy Premier encouraged her to run for political office. She weighted her options. The office was for four years. Would she be able to return to her profession after that?

She has been a member of the Liberal Party. She had considered to become one of candidates. When she thought through the sacrifice of a politician was too much and she realized that was too challenging. Consequently she did not run for office.

Miss Kwan commented Chinese immigrants entering politics still have many obstacles. So far in Alberta there have been two prominent politicians of Chinese Heritage Mr. Gary Mar who served as a Member of the Legislative Assembly of Alberta from 1993 to 2007 and Mr. Norman Kwong who was appointed as The 16th Lieutenant Governor of Alberta from January 2005 to May 2010.

 Miss Kwan has involved in Chinese community affairs for many years.  She noticed that changes have been very slow.  Some individuals took office for personal interests, fame and glory.  With such individual differences it is extremely difficult to bring unity to most of Chinese community groups. Some groups have leaders who were quite elderly and did not wish to step down for the younger generation to learn and lead the group. At the same time, they knew that the torch should be passed on.  They are facing quite a dilemma!

Around 2005 the City of Edmonton introduced a Board Development Programme to assist community groups to develop and carry out their mandates.  Miss Kwan was one of the presenters/trainers. She has led many community groups to grow and develop but sadly felt that she was powerless to change the situation in the Chinese community.

Many Edmontonians who had attended Heritage Day Festival might have noticed in the last few years there have been many teenage volunteers at the China Pavilion.  They represent a new generation participating in community events. They are energetic and enthusiastic. But to mentor them to become community leaders and to take over from the current aging leaders, Miss Kwan felt that it might not be easy. She said that would take a long time. But she had a different idea. The recent waves of Chinese immigrants from Mainland were educated and many began to organize community events. For instance, Guangzhou Friendship Association is a newly established group for people who came from the city of Canton. If the existing organizations could invite and collaborate with them they could become a strong force for changes.

Donation

作為加拿大華裔的一份子, 發揚中華文化,傳承優良傳統,凝聚各地華人。

本圖書館歡迎大家捐助資金,圖書及影像製品。

您的愛心善舉 , 給以我們無限的力量!

Open hours

开馆时间:

周三 ~ 周五:12:00 pm --- 4:00 pm

周六、 周日:10:00 am --- 5:00 pm

 

此开放时间从2016年5月1日起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