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ng3.jpg

简体字版:

(1)抵逹加拿大 Arrival             1:51

Wai-Ling:应先生,你是什么时候来到加拿大?

Mr. Ying:我是1983年来到加拿大,最开始是我二个小孩坐船出来,当时每个人要十五両金。我就让我两个女儿出来,她们是最大的。相隔二年后,再让两个儿子出来,一共有四个子女出来。女儿过来后,加拿大政府收留了她们,就再担保两个儿子过来埃德蒙顿。他们四个在这里,大概有四到五年,我的申请才开始,我1979年开始申请,1983年才来到埃德蒙顿。

Wai-Ling:埃德蒙顿是否你的目的地?

Mr. Ying:不是,我的目的地是澳洲,但澳洲不接收我这么大的家庭,这里接收,我就马上过来,当时并不认识人,是教会里有人帮忙,她们是跟教会的人过来这边,教会会指派一个监护人给她们,当时她们才刚刚十五岁,接受监护三年后她们才可以独立。

繁體字版

(1)抵逹加拿大 Arrival             1:51

Wai-Ling:應先生,你是什麽時候來到加拿大?

Mr. Ying:我是1983年來到加拿大,最開始是我二個小孩坐船出來,當時每個人要十五両金。我就讓我两個女兒出來,她們是最大的。相隔二年后,再讓两個兒子出來,一共有四個子女出來。女兒過來后,加拿大政府收留了她們,就再擔保两個兒子過來埃德蒙頓。他們四個在這裏,大概有四到五年,我的申請才開始,我1979年開始申請,1983年才來到埃德蒙頓。

Wai-Ling:埃德蒙頓是否你的目的地?

Mr. Ying:不是,我的目的地是澳洲,但澳洲不接收我這麽大的家庭,這裏接收,我就馬上過來,當時並不認識人,是教會裏有人幫忙,她們是跟教會的人過來這邊,教會會指派一個監護人給她們,當時她們才剛剛十五嵗,接受監護三年后她們才可以獨立。

Arrival - Ying
00:00

简体字版:

(2)对埃德蒙顿的第一印象 Edmonton Impression        1:50

Wai-Ling:你来加拿大之前是否知道埃德蒙顿这个城市是在哪里?

Mr. Ying:我不知道,要找地图才找到加拿大所在的位置。我就说这里很多雪,在越南时我很担心,因为这里是冰天雪地。但是没有办法,子女都在这边,她们让我过来,我就过来了,他们说这边还是很不错。幸好是过来这里,如果去了别的地方都不知道如何。

 

Wai-Ling:刚到达加拿大的时候,你遇到些什么困难?

Mr. Ying:困难就很多,但我遇到后就会解决,很多的困难都很难说出来,只能遇上了再去解决。好像刚来的时候不懂得英文,政府就有大概七周左右让我去学习,我就去上课学英文。没有钱,就去移民局告诉他们没有钱,让他们给钱我使用。然后去银行开户口把钱放进去,在这边开始生活。开始时租了一间房子,我当时带四个孩子过来,这边原本有四个,一共就八个孩子。

 

繁體字版:

(2) 對埃德蒙頓的第一印象 Edmonton Impression            1:50

Wai-Ling:你來加拿大之前是否知道埃德蒙頓這個城市是在哪裏?

Mr. Ying:我不知道,要找地圖才找到加拿大所在的位置。我就說這裏很多雪,在越南時我很擔心,因爲這裏是冰天雪地。但是沒有辦法,子女都在這邊,她們讓我過來,我就過來了,他們說這邊還是很不錯。幸好是過來這裏,如果去了別的地方都不知道如何。

Wai-Ling:剛到達加拿大的時候,你遇到些什麽困難?

Mr. Ying:困難就很多,但我遇到后就會解決,很多的困難都很難說出來,只能遇上了再去解決。好像剛來的時候不懂得英文,政府就有大概七周左右讓我去學習,我就去上課學英文。沒有錢,就去移民局告訴他們沒有錢,讓他們給錢我使用。然後去銀行開戶口把錢放進去,在這邊開始生活。開始時租了一間房子,我當時帶四個孩子過來,這邊原本有四個,一共就八個孩子。

Edmonton Impression - Ying
00:00

简体字版:

(3)语言障碍 Language Barrier         1:09

Wai-Ling: 初时遇到过什么困难?例如语言方面。

Mr. Ying:语言方面我怎么也学不会。我这方面比较笨。我在柬埔寨三十年,没学会柬埔寨语,到越南十二年,也没学会越南语。来到这,三十年了,也不会讲英文。会听明白一些,讲两句,没办法了解更多。记不住,因为注意力不再学习,只关心子女能否吃饱,希望找到工作,找到事做,担起家计。当时我的孩子还小,还在念书,只有两个大的孩子出了身。

繁體字版:

(3)語言障碍 Language Barrier         1:09

Wai-Ling: 初時遇到過什麽困難?例如語言方面。

Mr. Ying:語言方面我怎麽也學不會。我這方面比較笨。我在柬埔寨三十年,沒學會柬埔寨語,到越南十二年,也沒學會越南語。來到這,三十年了,也不會講英文。會聽明白一些,講兩句,沒辦法瞭解更多。記不住,因爲注意力不再學習,只關心子女能否吃飽,希望找到工作,找到事做,擔起家計。當時我的孩子還小,還在念書,只有兩個大的孩子出了身。

Language Barrier - Ying
00:00

简体字版:

(4) 童年时代 Childhood         1:36

Wai-Ling: 请问您的童年时代是怎様的?

Mr. Ying:说到我的童年,那时候还没有和日本开战,就开始走逃难。从上海出逃,当时不是坐飞机, 不是坐船,是走路的形式,父母在逃难期间,一路上都有生小孩了。我是在南宁出生,我还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再后来还有一个妹妹。最小的一个弟弟是在和平那天出生,因此他的名字有个“和”字,叫“志和”,现在他居住在柬埔寨。我兄弟姐妹都四处分散,很多地方都有,分别在澳洲,泰国,中国,越南,柬埔寨,在澳门都有很多朋友,唯独香港没有,因为是逃难的原因,所以只是途经,没有在香港逗留。

 

繁體字版:

(4) 童年時代 Childhood          1:36 

Wai-Ling: 請問您的童年时代是怎様的?

Mr. Ying:說到我的童年,那時候還沒有和日本開戰,就開始走逃難。從上海出逃,當時不是坐飛機, 不是坐船,是走路的形式,父母在逃難期間,一路上都有生小孩了。我是在南寧出生,我還有一個弟弟和一個妹妹,再後來還有一個妹妹。最小的一個弟弟是在和平那天出生,因此他的名字有個“和”字,叫志和,現在他居住在柬埔寨。我兄弟姐妹都四處分散,很多地方都有,分別在澳洲,泰國,中國,越南,柬埔寨,在澳門 都有很多朋友,唯獨香港沒有,因爲是逃難的原因,所以只是途經,沒有在香港逗留。

Childhood - Ying
00:00

简体字版:

(5)在越南和金邉(柬埔寨)的生活 Vietnam and Cambodia     9:23

Wai-Ling: 应生您的成就是很特别的,请说来听听。

Mr. Ying:是, 是很特别,因为我在任何一个时期都没有害怕的感觉。去越南的时候,我的孩子们还是比较小,最大的才有8岁,最小的是刚出生。越南与金边不一样,金边去到海边挖个坑就会有鱼吃,或者钓也行。但在越南是没有的,你一定要赚到钱。我感觉在越南比较有些艰难,但是我从来都没有害怕过。我去了就已经找到工作,找到一个老板可以提供一份工作给我。

为期一年,我老板就不让我去别的地方工作,只能帮他工作。没钱可以找老板要,但只能帮他工作。我做主要是做模具,有塑料瓶模具,碟子模具,玩具模具。所有有关塑料的模具,首先生产模具然后使用模具在大批量的生产产品。

在越南西提时有些奇怪的现象,订做的模具一般都是新的产品,但有些人会做2套模具,一套是给订购人,另一套是卖给别的买家,所以一交货,市面上就有两套模。

我的老板严禁我向往兜售模具,告诉我如果缺钱钱就去问他拿好了。我老板对我很好。

刚开始时,当时他并不了解我,我向他推销自己,他不相信来自金边的我能做得比越南人好。当时越南生产的摸具经常都要改动,有时候要改动一周左右。

于是我给他做了一套使用,试过觉得好再付款,如果做得不好,这套就直接送给你,你不用付款。老板答应给材料费,让我生产一套试试。我的模具一试就可以了,十分合用。

因为出一套模具例如,做一个杯,一公斤材料,就生产36个。老板对比旧模具和我的是一样的,数量都是36个。他就说我好厉害,都很准确。我就说你的杯子尺寸是多大我就做多大,厚度多少我就做多少,那当然是一样,除非是某一方面出错。

老板说这里做模具,有些地方厚有些薄,做出来的经常错需要修改。我的就不用改,一上机器就可以批量生产,他就问我要多少钱,然后就马上付款给我。他不跟我讨价还价,只是让我不要帮别人做。我就说我有很多小孩需要养活,他说:“没关系,如果你需要用钱就来拿。”他有一大间塑料厂。

我和太太说这老板很奇怪,太太说这很好啊,你不用帮其他人做模具,我在越南生活12年,全靠这份工作,一直工作到解放时期,解放后就没有做,他也离开了越南。

Vivian:想问一个题外话,应先生你在越南,金边,柬埔寨都生活过,有可能在中国大陆生活过吗?

Mr. Ying:没有

Vivian:那你觉得在柬埔寨华侨和越南华侨感觉、处境上是否有些不一样的地方?

Mr. Ying:在柬埔寨的华侨全部都是潮州人比较多,出去和他们交际一定要懂得潮州方言,他们懂广府话,但他们不会和你说,你一定要说潮州方言,所以我会说潮州方言。金边话我就没有学,因为我一定要和他们交际,他们大多数都是生产塑胶,我就是帮他们生产塑胶模具,我做了差不多10年,当时金边没有人做塑料模具,我是第一个生产的人。

Vivian:在政策上柬埔寨和越南的本土人对中国华侨是否对待不一样呢?

Mr. Ying:越南就比较抗拒,金边就没有。金边对我们华侨是没有抗拒,在越南就有抗拒,经常说我们霸占了他们的经济。以前,越南的经济全部都在中国人的手上,很多大的商家都是中国人

在柬埔寨就没有这些,经济都是在中国人的手上,但柬埔寨人都不会理会,因为当地人都不怎么出来工作,他们都是在农村里种地,他们都不会出来,只是儿女们出来工作。每个人都比较和善。我在3个地方待过,最好生活的就是柬埔寨,但是政变后就改变了很多。

以前我根本都不会担心,我太太就生了一个又一个,但当时只有我一个人工作,我太太是不用工作,我太太就很聪明,走难的时候她帮助我很多。

Wai-Ling:你和应太太怎么夫妻合作,要带那么多小孩之同时你又可以致力地工作?你们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

Mr. Ying:我太太的妈妈,1971年政变后,她妈妈就去了澳门,然后让我太太过去,我太太就选择和我一起去越南,不去澳门,然后我们就去了越南。幸好我早两年过去,如果是晚两年,我可能就会死在柬埔寨,因为柬埔寨政府屠杀了一百万多位华侨,这是蛮伤心的事情,加上本地人差不多一共有三百多万,当时整个柬埔寨才五百多万人,这里还包括华侨在内,一下子就屠杀了差不多三百多万人。

Vivian:红色高棉的时候,您已经不在柬埔寨了?

Mr. Ying:我1971年去越南,1975年柬埔寨才解放,1975年解放当天下午就驱赶所有人出城。

Vivian:那些人是来自哪里?

Mr. Ying:那些都是笨蛋,只获得城市,为什么那么笨?我真的不明白,只要一个城市,城市里几个银行里的现金都不要,全部美金都扔到街道上,很多路人都捡去,然后过去越南,在越南就花费这些美金。

冷气机之类都不要,全部扔到海里,天气热的时候才想起冷气机,才让人从海里打捞上来,你说他们笨不笨?整个城市好像死城那样,没有一个人在城市里,城市里全部都是军人。

你说那他们为什么要攻打这城市,他们把人们都赶跑了,剩下的有些人就饿死,或者就被屠杀,那个人都不是一个正常人,不是一个正常的军人,好像贼人一样,正常的人得到一个城市之后就会好好的发展这个城市。

他们把一个原本繁荣的城市变成一个沉寂的死城,只有军队在城里,直到越南军攻击金边,解放金边后,这城市才逐渐回复。所以我弟弟见到越南军在金边他才回去,如果他不回去都不知道未来是怎样,现在他过得不错。

 

繁體字版:

(5) 在越南和金邉(柬埔寨)的生活 Vietnam and Cambodia        9:23

Wai-Ling: 應生您的成就是很特别的,請説來聽聽。

Mr. Ying:是, 是很特別,因爲我在任何一個時期都沒有害怕的感覺。去越南的時候,我的孩子們還是比較小,最大的才有8嵗,最小的是剛出生。越南與金邊不一樣,金邊去到海邊挖個坑就會有魚吃,或者釣也行。但在越南是沒有的,你一定要賺到錢。我感覺在越南比較有些艱難,但是我從來都沒有害怕過。我去了就已經找到工作,找到一個老闆可以提供一份工作給我。

爲期一年,我老闆就不讓我去別的地方工作,衹能幫他工作。沒錢可以找老闆要,但衹能幫他工作。我做主要是做模具,有塑料瓶模具,碟子模具,玩具模具。所有有關塑料的模具,首先生產模具然後使用模具在大批量的生產產品。

在越南西提時有些奇怪的現象,訂做的模具一般都是新的產品,但有些人會做2套模具,一套是給訂購人,另一套是賣給別的買家,所以一交貨,市面上就有兩套模。

我的老闆嚴禁我向往兜售模具,告訴我如果缺錢錢就去問他拿好了。我老闆對我很好。

剛開始時,當時他並不瞭解我,我向他推銷自己,他不相信來自金邊的我能做得比越南人好。當時越南生產的摸具經常都要改動,有時候要改動一周左右。

於是我給他做了一套使用,試過覺得好再付款,如果做得不好,這套就直接送給你,你不用付款。老闆答應給材料費,讓我生產一套試試。我的模具一試就可以了,十分合用。

因爲出一套模具例如,做一個杯,一公斤材料,就生產36個。老闆對比舊模具和我的是一樣的,數量都是36個。他就說我好厲害,都很準確。我就說你的杯子尺寸是多大我就做多大,厚度多少我就做多少,那當然是一樣,除非是某一方面出錯。

老闆說這裏做模具,有些地方厚有些薄,做出來的經常錯需要修改。我的就不用改,一上機器就可以批量生產,他就問我要多少錢,然後就馬上付款給我。他不跟我討價還價,衹是讓我不要幫別人做。我就說我有很多小孩需要養活,他說:“沒關係,如果你需要用錢就來拿。”他有一大間塑料厰。

我和太太說這老闆很奇怪,太太說這很好啊,你不用幫其他人做模具,我在越南生活12年,全靠這份工作,一直工作到解放時期,解放后就沒有做,他也離開了越南。

Vivian:想問一個題外話,應先生你在越南,金邊,柬埔寨都生活過,有可能在中國大陸生活過嗎?

Mr. Ying:沒有

Vivian:那你覺得在柬埔寨華僑和越南華僑感覺、處境上是否有些不一樣的地方?

Mr. Ying:在柬埔寨的華僑全部都是潮州人比較多,出去和他們交際一定要懂得潮州方言,他們懂廣府話,但他們不會和你說,你一定要說潮州方言,所以我會說潮州方言。金邊話我就沒有學,因爲我一定要和他們交際,他們大多數都是生產塑膠,我就是幫他們生產塑膠模具,我做了差不多10年,當時金邊沒有人做塑料模具,我是第一個生產的人。

Vivian:在政策上柬埔寨和越南的本土人對中國華僑是否對待不一樣呢?

Mr. Ying:越南就比較抗拒,金邊就沒有。金邊對我們華僑是沒有抗拒,在越南就有抗拒,經常說我們霸佔了他們的經濟。以前,越南的經濟全部都在中國人的手上,很多大的商家都是中國人。

在柬埔寨就沒有這些,經濟都是在中國人的手上,但柬埔寨人都不會理會,因爲當地人都不怎麽出來工作,他們都是在農村裏種地,他們都不會出來,衹是兒女們出來工作。每個人都比較和善。我在3個地方待過,最好生活的就是柬埔寨,但是政變后就改變了很多。

以前我根本都不會擔心,我太太就生了一個又一個,但當時衹有我一個人工作,我太太是不用工作,我太太就很聰明,走難的時候她幫助我很多。

Wai-Ling:你和應太太怎麽夫妻合作,要帶那麽多小孩之同時你又可以致力地工作?你們之間的關係是怎樣的?

Mr. Ying:我太太的媽媽,1971年政變后,她媽媽就去了澳門,然後讓我太太過去,我太太就選擇和我一起去越南,不去澳門,然後我們就去了越南。幸好我早两年過去,如果是晚两年,我可能就會死在柬埔寨,因爲柬埔寨政府屠殺了一百萬多位華僑,這是蠻傷心的事情,加上本地人差不多一共有三百多萬,當時整個柬埔寨才五百多萬人,這裏還包括華僑在内,一下子就屠殺了差不多三百多萬人。

Vivian:紅色高棉的時候,您已經不在柬埔寨了?

Mr. Ying:我1971年去越南,1975年柬埔寨才解放,1975年解放當天下午就驅趕所有人出城。

Vivian:那些人是來自哪裏?

Mr. Ying:那些都是笨蛋,只獲得城市,爲什麽那麽笨?我真的不明白,只要一個城市,城市裏幾個銀行裏的現金都不要,全部美金都扔到街道上,很多路人都撿去,然後過去越南,在越南就花費這些美金。

冷氣機之類都不要,全部扔到海里,天氣熱的時候才想起冷氣機,才讓人從海里打撈上來,你說他們笨不笨?整個城市好像死城那樣,沒有一個人在城市裏,城市裏全部都是軍人。

你說那他們為什麽要攻打這城市,他們把人們都趕跑了,剩下的有些人就餓死,或者就被屠殺,那個人都不是一個正常人,不是一個正常的軍人,好像賊人一樣,正常的人得到一個城市之後就會好好的發展這個城市。

他们把一個原本繁榮的城市變成一個沉寂的死城,衹有軍隊在城裏,直到越南軍攻擊金邊,解放金邊后,這城市才逐漸回復。所以我弟弟見到越南軍在金邊他才回去,如果他不回去都不知道未來是怎樣,現在他過得不錯。

Vietnam And Cambodia - Ying
00:00

简体字版:

(6) 在金边(柬埔寨)的生活状况 Life in Cambodia          2:52

Wai-Ling: 这可说是福气。

Mr. Ying:都不知道是否是福气,很幸运的事,儿女们都比较懂事,都没有一个学坏。每个都成家立业,我现在有十二个子孙,七个儿女,有一个儿子过世,现在还有七个。我的孙子们都大学毕业了,其中四个已经出来工作。他们学历好,找到好工作,工资就会比较高的,每个都不错,因此不用担心第三代的生活。

Wai-Ling:应先生,你人生的路程好像很多波折?

Mr. Ying:我是经历过很多波折,经历很多战乱。我在柬埔寨三十年,我十八岁就学满师出来,三十年来我建立了一家比较有规模的公司,是一间大的机器工厂,有十个技术工人和六个学徒在这家工厂里工作。我是负责看铺,接单,交际和谈价格,每天都上班,直到政变发生才无法经营。我当时比较淡定,我有七个小孩都在金边出生,有一个就是在越南出生,就是最小的女儿。我养育七个小孩,但我从来都没有担心。我自己工作,我太太一人顾家,另外还请一个人帮忙做杂务,孩子陆续出生,那几年日子过得很快活。没有战乱,越南那边打得七零八落,但金边什么事都没有,直到政变,所有事情都改变了。如果不是政变,我在柬埔寨的生活是很不错的,生活很美好,我请一个帮佣,一年才发一次工资。而且工资也不是她本人拿,是她爸妈从农村老家出来拿,我把工资给她,她一回头就交给爸妈拿走。我们负责她吃住,一整年都可以不用外出,那边做工人是蛮不错的。

 

繁體字版:

(6) 在金邉(柬埔寨)的生活狀況 Life in Cambodia          2:52

Wai-Ling: 這可说是福氣。

Mr. Ying:都不知道是否是福氣,很幸運的事,兒女們都比較懂事,都沒有一個學壞。每個都成家立業,我現在有十二個子孫,七個兒女,有一個兒子過世,現在還有七個。我的孫子們都大學畢業了,其中四個已經出來工作。他們學歷好,找到好工作,工資就會比較高的,每個都不錯,因此不用擔心第三代的生活。

Wai-Ling:應先生,你人生的路程好像很多波折?

Mr. Ying:我是經歷過很多波折,經歷很多戰亂。我在柬埔寨三十年,我十八嵗就學滿師出來,三十年來我建立了一家比較有規模的公司,是一間大的機器工廠,有十個技術工人和六個學徒在這家工廠裏工作。我是負責看鋪,接單,交際和談價格,每天都上班,直到政變發生才無法經營。我當時比較淡定,我有七個小孩都在金邊出生,有一個就是在越南出生,就是最小的女兒。我養育七個小孩,但我從來都沒有擔心。我自己工作,我太太一人顧家,另外還請一個人幫忙做雜務,孩子陸續出生,那幾年日子過得很快活。沒有戰亂,越南那邊打得七零八落,但金邊什麽事都沒有,直到政變,所有事情都改變了。如果不是政變,我在柬埔寨的生活是很不錯的,生活很美好,我請一個幫傭,一年才發一次工資。而且工資也不是她本人拿,是她爸媽從農村老家出來拿,我把工資給她,她一回頭就交給爸媽拿走。我們負責她吃住,一整年都可以不用外出,那邊做工人是蠻不錯的

Life In Cambodia - Ying
00:00

简体字版:

(7) 我的弟弟 My Younger Brother        4:52

Mr. Ying: 这些都是过去的事,我在越南很艰难的时候我都帮助过很多人。因为从金边走难到越南,当时有很多人很多人,和我有关系的,没有关系的都有。我的工厂里都睡满了,我在楼上睡,楼下是工厂,我都招待过很多人。我在金边弟弟也是逃难来越南找我,

他就只带一个锅和2个碗,就什么都没有带。走难去到婆庙,在哪里呆了大概3到4天,托人找我。幸好有人知道我名字,但是要我弟弟把戒指给他,他才带我弟弟去找我。找到我后,我就招待他大概有一年时间,帮他开了一家小店。他觉得不适合,因为他不懂越南话,要回去金边。当时越南军刚好解放金边,就让金边人回去,他就说要回去,不在这儿待,我就把小店卖了,把钱给他,让他带回去,对他说如果在金边生活好了就写信告诉我。到现在他也很成功和赚到很多钱,他现在赚得比我在这里还多。

我弟弟很聪明,如果有机会你去金边可以去看看,我这里的规模不能和他比。但不是我弟弟经营,是他的儿子经营,经营得很成功。在金边没有学校教导英语和法语,但他可以学习到英语和法语,他儿子本身能说柬埔寨语,中文、英文和法文都是大学水平。我弟弟都不知道他怎么学,因为都没有学校和老师,原来他是在通过学校的网络学习英语和法语。中文是他妈妈教,他妈妈是一个老师,回家就学习中文。但是怎么证明他是大学生水平呢?因为有一次证明了,因为法国有一个代表团去到柬埔寨,要接收柬埔寨青年学生去法国修读硕士学位,就让他给考上。代表团说怎么证明你是大学生?因为这里没有学校,你也没有毕业证书。我姪子就说让代表团的人测试他,如果我通过,就请代表团让他去,如果不通过,我就可以不去,但有一个问题,如果我通过了,请给我一张文凭,因为我这里没有文凭,我说什么别人都不会相信。代表团的人就说如果你真是大学水平,一定会给你文凭,然后就马上测试他,代表团看过后就马上发文凭给他,因为他的文章已经超过大学的水平,代表团说他应该是硕士程度,代表团就让他免费在法国修读2年硕士课程,但是他不喜欢法国,要回到柬埔寨工作。我让他过来加拿大,他也不过来,他现在是柬埔寨的杰出青年,美国的杂志都去访问他并给他这个“杰出青年”的称号,现在他的工厂聘请六百多位员工,我这里才八个工人,相差很多。

 

繁體字版:

(7)我的弟弟 My Younger Brother           4:52

Mr. Ying: 這些都是過去的事,我在越南很艱難的時候我都幫助過很多人。因爲從金邊走難到越南,當時有很多人很多人,和我有關係的,沒有關係的都有。我的工廠裏都睡滿了,我在樓上睡,樓下是工廠,我都招待過很多人。我在金邊弟弟也是逃難來越南找我,他就只帶一個鍋和2個碗,就什麽都沒有帶。走難去到婆廟,在哪裏呆了大概3到4天,托人找我。幸好有人知道我名字,但是要我弟弟把戒指給他,他才帶我弟弟去找我。找到我后,我就招待他大概有一年時間,幫他開了一家小店。他覺得不適合,因爲他不懂越南話,要回去金邊。當時越南軍剛好解放金邊,就讓金邊人回去,他就說要回去,不在這兒待,我就把小店賣了,把錢給他,讓他帶回去,對他說如果在金邊生活好了就寫信告訴我。到現在他也很成功和賺到很多錢,他現在賺得比我在這裏還多。

我弟弟很聰明,如果有機會你去金邊可以去看看,我這裏的規模不能和他比。但不是我弟弟經營,是他的兒子經營,經營得很成功。在金邊沒有學校教導英語和法語,但他可以學習到英語和法語,他兒子本身能說柬埔寨語,中文、英文和法文都是大學水平。我弟弟都不知道他怎麽學,因爲都沒有學校和老師,原來他是在通過學校的網絡學習英語和法語。中文是他媽媽教,他媽媽是一個老師,回家就學習中文。但是怎麽證明他是大學生水平呢?因爲有一次證明了,因爲法國有一個代表團去到柬埔寨,要接收柬埔寨青年學生去法國修讀碩士學位,就讓他給考上。代表團說怎麽證明你是大學生?因爲這裏沒有學校,你也沒有畢業證書。我姪子就說讓代表團的人測試他,如果我通過,就請代表團讓他去,如果不通過,我就可以不去,但有一個問題,如果我通過了,請給我一張文憑,因爲我這裏沒有文憑,我說什麽別人都不會相信。代表團的人就說如果你真是大學水平,一定會給你文憑,然後就馬上測試他,代表團看過后就馬上發文憑給他,因爲他的文章已經超過大學的水平,代表團說他應該是碩士程度,代表團就讓他免費在法國修讀2年碩士課程,但是他不喜歡法國,要回到柬埔寨工作。我讓他過來加拿大,他也不過來,他現在是柬埔寨的傑出青年,美國的雜志都去訪問他並給他這個“傑出青年”的稱號,現在他的工廠聘請六百多位員工,我這裏才八個工人,相差很多。

My Young Brother - Ying
00:00

简体字版:

(8) 创业经过 Entrepreneur         5:20

Wai-Ling: 遇到困难的时候,您怎样克服?

Mr. Ying:我倒没有怎么想过这个问题。一路走来,遇到问题,我总是会找到方法解决困难。从来没有解决不到的难题。到加拿大也一样。

例如,早期我要购买做豆腐的设备,身无分文,只能去借钱。向银行借钱,银行回复说,我没有房产,没有工作经验,年纪又大,还不懂英文,凴什么贷款?我要说服银行借钱给我。我来加拿大时五十八岁。我对他们说,现在我想做生意,想自己赚钱养活自己,假设你们不给我贷款做生意,我只好等几年,到六十或六十五岁,转向政府拿福利。究竟你们是希望我能赚钱,养活其他工人还是我一天到晚向你们拿救助好呢?银行说他们也不知道怎样处理这件过案,银行规定有抵押能借钱,没有抵押,不能借。我求他们想想办法,没有办法的话,我也只能歇着。银行说给他们点时间去咨询政府。看可不可以通过政府担保,让我贷款。

政府得知这件事,认为有人肯工作,为什么不让他们自力更生,虽然没有财产,但这人有履历,有个人诚信等记录。翻查我的档案记录,知道我在越南也是从事制造业,于是政府给我做贷款担保。也不知道要借多少钱,于是通知我可以贷款,问我想要多少钱。我说这家店,我要用两万八千元买来,我就借两万八好了。他们还建议我多借些,我说够了,钱是要还的。当时还挺困难的,我也没有把握能否还清,也不知生意能否做成功。而且,做豆腐也不是我的本行,凭着信心做下来。我认为,做机器这么难,我也能成功,任何机械都能做,怎么不能做豆腐呢?我一定会成功的。凭着这点信心,就开始做豆腐了。

我按期还款,没有一次拖欠。他们问,你真笨,为啥不多借些钱,我们也想你多借些。我说多借就要多还利息,银行想赚钱,但我不需要这样做。我只要借这么些就够了,还了钱后就是我自己赚的啦。很快,我就把两万多块还清了。

Wai-Ling:您从事豆腐生产多久,才认为自己稳定下来,有自己的事业?

Mr. Ying:我做了三年,第一、二年,我没领薪金,第三年,开始支薪金。第三年的薪金,我没花,用来买了第一间房子,缴了首付,当时好像就几千块,我买了第一间房子。三年我就买了房子,我不管其他,如果生意不能做下去,就把房子按给银行。这个厂房,拿去也没用,我们也是租用的。房子也很快就供完了,买的第一个房子,我们一直住在那里。当初以七万元买来的,现在值六十多万元。

 

繁體字版:

(8)創業經過 Entrepreneur          5:20

Wai-Ling: 遇到困難的時候,您怎樣克服?

Mr. Ying:我倒沒有怎麽想過這個問題。一路走來,遇到問題,我總是會找到方法解決困難。從來沒有解決不到的難題。到加拿大也一樣。

例如,早期我要購買做豆腐的設備,身無分文,只能去借錢。向銀行借錢,銀行回復說,我沒有房產,沒有工作經驗,年紀又大,還不懂英文,凴什麽貸款?我要説服銀行借錢給我。我來加拿大時五十八嵗。我對他們說,現在我想做生意,想自己賺錢養活自己,假設你們不給我貸款做生意,我只好等幾年,到六十或六十五嵗,轉向政府拿福利。究竟你們是希望我能賺錢,養活其他工人還是我一天到晚向你們拿救助好呢?銀行說他們也不知道怎樣處理這件過案,銀行規定有抵押能借錢,沒有抵押,不能借。我求他們想想辦法,沒有辦法的話,我也只能歇著。銀行說給他們點時間去咨詢政府。看可不可以通過政府擔保,讓我貸款。

政府得知這件事,認爲有人肯工作,爲什麽不讓他們自力更生,雖然沒有財產,但這人有履歷,有個人誠信等記錄。翻查我的檔案記錄,知道我在越南也是從事製造業,於是政府給我做貸款擔保。也不知道要借多少錢,於是通知我可以貸款,問我想要多少錢。我說這家店,我要用兩萬八千元買來,我就借兩萬八好了。他們還建議我多借些,我說夠了,錢是要還的。當時還挺困難的,我也沒有把握能否還清,也不知生意能否做成功。而且,做豆腐也不是我的本行,憑著信心做下來。我認爲,做機器這麽難,我也能成功,任何機械都能做,怎麽不能做豆腐呢?我一定會成功的。憑著這點信心,就開始做豆腐了。

我按期還款,沒有一次拖欠。他們問,你真笨,爲啥不多借些錢,我們也想你多借些。我說多借就要多還利息,銀行想賺錢,但我不需要這樣做。我只要借這麽些就夠了,還了錢后就是我自己賺的啦。很快,我就把兩萬多塊還清了。

Wai-Ling:您從事豆腐生產多久,才認爲自己穩定下來,有自己的事業?

Mr. Ying:我做了三年,第一、二年,我沒領薪金,第三年,開始支薪金。第三年的薪金,我沒花,用來買了第一間房子,繳了首付,當時好像就幾千塊,我買了第一間房子。三年我就買了房子,我不管其他,如果生意不能做下去,就把房子按給銀行。這個廠房,拿去也沒用,我們也是租用的。房子也很快就供完了,買的第一個房子,我們一直住在那裏。當初以七萬元買來的,現在值六十多萬元。

Entrepreneur - Ying
00:00

简体字版:

(9) 豆腐店之成功 Tofu Business Success (7:41)

Paul: 我想你多讲一些有关豆腐方面的,你过来的时候做生意,为什么选择做豆腐?其实是怎样形成的?

Mr. Ying:这纯粹是一个巧合,我刚来的时候是在杂货店工作,干的是杂工的工作。有一位经常交豆腐给杂货店的老板,他经常抱怨入不敷支,豆腐不好做,经常在抱怨。我说要是不好做,倒不如把店给卖了,豆腐店的老板就说没人买,我就说那倒不如你把店卖给我,我想经营。豆腐店老板你想做我就卖给你,便宜一些卖给你,我还教你做豆腐。当时我是不会做豆腐,我什至都不知道什么是豆腐,他就教我做,我就跟着他学着做,他还介绍客户给我。

豆腐店的老板都不够支出,他自己经常没有拿工资,刚开始做第一年,我和太太都没有拿工资,直到一年后我们才有工资,一定要克服其中的困难。做生意一定要有诚信。你有诚信,别人会回馈给你,会介绍一些客户给你,或在其他方面帮助你,会越做越多,刚开始二年我是没工资,但到第三年我就有了,而且还可以买一间房子。

你可以想象得到,当时真是没有一分钱的,但都可以有钱去买房子,不过是否能买到那房子就要看你自己是否愿意去买,当时我手上刚好有钱就拿去买房子,其他的我就不管,因为每天都有客户光顾买豆腐,基本每天都有固定的收入,所以我是比较放心,因此我就给钱去买房子。

你可以想象得到,当时真是没有一分钱的,但都可以有钱去买房子,不过是否能买到那房子就要看你自己是否愿意去买,当时我手上刚好有钱就拿去买房子,其他的我就不管,因为每天都有客户光顾买豆腐,基本每天都有固定的收入,所以我是比较放心,因此我就给钱去买房子。

Paul:在此期间,你看到你自己的生意慢慢的发展,也是要看天时地利人和,你刚开始从朋友手上买店到一直做,看到西方社会慢慢的接受豆制的产品,豆浆,豆腐等,你就慢慢的发迹,其中的发展史是否可以在和大家分享多一些?

Mr. Ying:这里面有一样是比较重要的事,豆腐是否能做得出来,是人家传授给你,但生意是否可以做成功,就是要靠自己的。

刚开始做的时候,我已经考虑很多方面的东西。怎样去找客户,怎样让西方人喜欢吃我的豆制品。有段时间,每到夏天,我会招待一些人来看我制作豆腐。在那时候,我有一位讲解员,讲解豆腐的好处,讲解豆腐的制作过程,当时我这里比较少员工,只有几位,每个夏天都有一到二波人过来。

当时我是专门做华侨的生意,来参观多数都是他们的子女,就是小学生们过来,有部分是老人家。老人家就没有什么关系,因为他们年纪比较大,他们也不会帮我宣传,主要就是小孩们,他们都有家长陪同过来,我们就让他们试吃和试喝。有些人不喜欢喝豆浆,他们就放在哪里不喝,但豆腐他们尝过后觉得好吃,味道不错,有些认识后就会介绍给西方人。

大概相隔一年左右,就有些高年级的学生过来,都是在夏天过来,直到现在都还是会有一到二波人过来,但是现在要先报名,我要安排好才可以让他们进来,由于机器比较多,人多就比较容易碰撞。在外面就可以,但进来就不可以了,我要让员工们招呼好。现在少了一些,但都是会有些西人进来参观。

我接待的都是华人,做到后来,有了这座机器,我女儿回来和我一起做。我女儿在网上介绍店铺,就多一些别的国家人过来,比如有韩国,日本,印度,巴基斯坦,他们都经营自己的杂货店和餐馆。在网上知道我们生产豆腐,很多人都过来买豆腐,直到今天,很多西人只买我的豆腐,他们用来做什么我不知道。我问他们,又不是经营餐馆,为什么买这么多。他们只是笑一笑,不告诉我。

有一位客人是制造雪糕的,他说是用来做豆腐雪糕,我就说豆腐能做雪糕?这两样东西搭不到一起,但是客人说可以做。销售是否好就不清楚,但我看来就不是很理想,好像没什么人光顾,但是就有这品种,用豆腐去做成雪糕。

还有就是豆奶,我之前让一个小朋友试喝,他是一个印度裔的小宝宝,是医生介绍他家长过来找我买豆奶。因为小宝宝对奶制品过敏,他尝过生牛奶、炼乳,羊奶等都不可以,医生就介绍他家长过来我这里买豆奶。于是家长就过来找我,问我要一杯给小朋友试喝,小朋友喝了没问题,于是就让他喝了一年,一年后开始能吃粥。直到这小孩长大,家长就带小朋友过来给我看,告诉我小朋友现在会走。这是比较高兴的事,如果是没有办法喝奶制品,喝后会呕吐的,喝人奶都没有办法,那只能喝豆奶,就算是喝粥水都不可以,医生告诉他家长买豆奶喝,家长就真的来找我买。

Wai-Ling:遇到这些情况,你可以帮助到别人,你的心会很高兴。

Mr. Ying:是的,是很快乐的事,我很喜欢帮助别人。

 

繁體字版:

(9)豆腐店之成功 Tofu Business Success        7:41

Paul: 我想你多講一些有關豆腐方面的,你過來的時候做生意,為什麽選擇做豆腐?其實是怎樣形成的?

Mr. Ying:這純粹是一個巧合,我剛來的時候是在雜貨店工作,幹的是雜工的工作。有一位經常交豆腐給雜貨店的老闆,他經常抱怨入不敷支,豆腐不好做,經常在抱怨。我說要是不好做,倒不如把店給賣了,豆腐店的老闆就說沒人買,我就說那倒不如你把店賣給我,我想經營。豆腐店老闆你想做我就賣給你,便宜一些賣給你,我還教你做豆腐。當時我是不會做豆腐,我甚至都不知道什麽是豆腐,他就教我做,我就跟着他學着做,他還介紹客戶給我。

豆腐店的老闆都不夠支出,他自己經常沒有拿工資,剛開始做第一年,我和太太都沒有拿工資,直到一年后我們才有工資,一定要克服其中的困難。做生意一定要有誠信。你有誠信,別人會回饋給你,會介紹一些客戶給你,或在其他方面幫助你,會越做越多,剛開始二年我是沒工資,但到第三年我就有了,而且還可以買一間房子。

你可以想象得到,當時真是沒有一分錢的,但都可以有錢去買房子,不過是否能買到那房子就要看你自己是否願意去買,當時我手上剛好有錢就拿去買房子,其他的我就不管,因爲每天都有客戶光顧買豆腐,基本每天都有固定的收入,所以我是比較放心,因此我就給錢去買房子。

Paul:在此期間,你看到你自己的生意慢慢的發展,也是要看天時地利人和,你剛開始從朋友手上買店到一直做,看到西方社會慢慢的接受豆制的產品,豆漿,豆腐等,你就慢慢的發跡,其中的發展史是否可以在和大家分享多一些?

Mr. Ying:這裏面有一樣是比較重要的事,豆腐是否能做得出來,是人家傳授給你,但生意是否可以做成功,就是要靠自己的。

剛開始做的時候,我已經考慮很多方面的東西。怎樣去找客戶,怎樣讓西方人喜歡吃我的豆製品。有段時間,每到夏天,我會招待一些人來看我製作豆腐。在那時候,我有一位講解員,講解豆腐的好處,講解豆腐的製作過程,當時我這裏比較少員工,只有幾位,每個夏天都有一到二波人過來。

當時我是專門做華僑的生意,來參觀多數都是他們的子女,就是小學生們過來,有部分是老人家。老人家就沒有什麽關係,因爲他們年紀比較大,他們也不會幫我宣傳,主要就是小孩們,他們都有家長陪同過來,我們就讓他們試吃和試喝。有些人不喜歡喝豆漿,他們

就放在哪裏不喝,但豆腐他們嘗過後覺得好吃,味道不錯,有些認識後就會介紹給西方人。

大概相隔一年左右,就有些高年級的學生過來,都是在夏天過來,直到現在都還是會有一到二波人過來,但是現在要先報名,我要安排好才可以讓他們進來,由於機器比較多,人多就比較容易碰撞。在外面就可以,但進來就不可以了,我要讓員工們招呼好。現在少了一些,但都是會有些西人進來參觀。

我接待的都是華人,做到後來,有了這座機器,我女兒回來和我一起做。我女兒在網上介紹店鋪,就多一些別的國家人過來,比如有韓國,日本,印度,巴基斯坦,他們都經營自己的雜貨店和餐館。在網上知道我們生產豆腐,很多人都過來買豆腐,直到今天,很多西人只買我的豆腐,他們用來做什麽我不知道。我問他們,又不是經營餐館,爲什麽買這麽多。他們衹是笑一笑,不告訴我。

有一位客人是製造雪糕的,他說是用來做豆腐雪糕,我就說豆腐能做雪糕?這兩樣東西搭不到一起,但是客人說可以做。銷售是否好就不清楚,但我看來就不是很理想,好像沒什麽人光顧,但是就有這品種,用豆腐去做成雪糕。

還有就是豆奶,我之前讓一個小朋友試喝,他是一個印度裔的小寶寶,是醫生介紹他家長過來找我買豆奶。

因爲小寶寶對奶製品過敏,他嘗過生牛奶、煉乳,羊奶等都不可以,醫生就介紹他家長過來我這裏買豆奶。於是家長就過來找我,問我要一杯給小朋友試喝,小朋友喝了沒問題,於是就讓他喝了一年,一年后開始能吃粥。直到這小孩長大,家長就帶小朋友過來給我看,告訴我小朋友現在會走。

這是比較高興的事,如果是沒有辦法喝奶製品,喝后會嘔吐的,喝人奶都沒有辦法,那衹能喝豆奶,就算是喝粥水都不可以,醫生告訴他家長買豆奶喝,家長就真的來找我買。

Wai-Ling:遇到這些情況,你可以幫助到別人,你的心會很高興。

Mr. Ying:是的,是很快樂的事,我很喜歡幫助別人。

简体字版:

(10)华人社团之参舆 Community          4:46

Wai-Ling:应先生,你刚来的时候是否有参加一些华人团体和得到帮助呢?

Mr. Ying:过来没多久我就参加了,差不多我买房子那一年,我就参加越南华侨联谊会,是一群我在越南认识的朋友,加入后,他们让我也加入帮忙一起做一些活动,华侨联谊会是我第一个加入的会。我今年已经退出,因为年纪太大,经常忘记一些事情,我又不能帮忙干活,我说如果需要我干活就告诉我,我回去帮忙,但是我就不会去参加他们的会议。

Wai-Ling:你参加联谊会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可以帮他们干活?

Mr. Ying:那时候没有什么经费,但大家一起干活很高兴的。每个人都是义工,只是捐钱给联谊会,政府没有任何赞助。聚会等活动都是自掏腰包,那时候大家都很团结很快乐。开会时大家聚在一起,聊个没完,不愿散会。那时候比现在好,现在有政府资助,而且还涉及一些利益关系,相对就存在很多问题,没有以前那么融洽的气氛,总是有些隔膜。

Wai-Ling: 那么这些冲突,有什么方法可以让它调和一些?

Mr. Ying: 这些都是一些小事情,不是什么大事情。最怕的就是内部有人亏空公款,如果是这样就是比较大的事情。越南华侨联谊会到现在已经有三十多年,这个组织从来都没有发生什么事,而且他们的经费还经常有盈余。他们经常举办很多活动,例如奖学金,体育活动等,还自组一个篮球队,但是球队后来就解散。后来好像是台山会馆接收了球队。现在兵乓球,太极,羽毛球,他们到现在还是租文化中心的场地去打球,这都是联谊会付款,联谊会还是有资金去运作。因为政府安排我们替赌场做义工,做两天义工得到的赌场的资助足够支付二年运作的费用,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会就是不足够,我就不是很明白。

Wai-Ling:应先生,你除参加联谊会很开心,但是你个人还会有些其他的活动吧?

Mr. Ying:我参加很多会,但在越南华侨联谊会做的时候,当时有福建会,潮州会,客家会都在同一大楼里。后来就每个会都搬出去自己组织自己的郷亲会,好像崇正会,潮州会和福建会,都是我们的干部们出去后自己组织的这些会。现在他们这些都运作比较好,郷亲会做得比较好,因为很多乡亲都看着发展,不是一群理事可以控制整个运作,他们经常都会有报告等发出来,内部比较透明化。乡亲会做得比较好,我都有参加的,做一些顾问的工作。

 

繁體字版:

(10)華人社團之參舆 Community           4:46

Wai-Ling:應先生,你剛來的時候是否有參加一些華人團體和得到幫助呢?

Mr. Ying:過來沒多久我就參加了,差不多我買房子那一年,我就參加越南華僑聯誼會,是一群我在越南認識的朋友,加入后,他們讓我也加入幫忙一起做一些活動,華僑聯誼會是我第一個加入的會。我今年已經退出,因爲年紀太大,經常忘記一些事情,我又不能幫忙幹活,我說如果需要我幹活就告訴我,我回去幫忙,但是我就不會去參加他們的會議。

Wai-Ling:你參加聯誼會的時候是什麽感覺,可以幫他們幹活?

Mr. Ying:那時候沒有什麽經費,但大家一起幹活很高興的。每個人都是義工,只是捐錢給聯誼會,政府沒有任何贊助。聚會等活動都是自掏腰包,那時候大家都很團結很快樂。開會時大家聚在一起,聊個沒完,不願散會。那時候比現在好,現在有政府資助,而且還涉及一些利益關係,相對就存在很多問題,沒有以前那麽融洽的氣氛,總是有些隔膜。

Wai-Ling: 那麽這些衝突,有什麽方法可以讓它調和一些?

Mr. Ying: 這些都是一些小事情,不是什麽大事情。最怕的就是内部有人虧空公款,如果是這樣就是比較大的事情。越南華僑聯誼會到現在已經有三十多年,這個組織從來都沒有發生什麽事,而且他們的經費還經常有盈餘。他們經常舉辦很多活動,例如獎學金,體育活動等,還自組一個籃球隊,但是球隊後來就解散。後來好像是臺山會館接收了球隊。現在兵乓球,太極,羽毛球,他們到現在還是租文化中心的場地去打球,這都是聯誼會付款,聯誼會還是有資金去運作。因爲政府安排我們替賭場做義工,做兩天義工得到的賭場的資助足夠支付二年運作的費用,就是不知道爲什麽有些會就是不足夠,我就不是很明白。

Wai-Ling:應先生,你除參加聯誼會很開心,但是你個人還會有些其他的活動吧?

Mr. Ying:我參加很多會,但在越南華僑聯誼會做的時候,當時有福建會,潮州會,客家會都在同一大樓裏。後來就每個會都搬出去自己組織自己的郷親會,好像崇正會,潮州會和福建會,都是我們的幹部們出去后自己組織的這些會。現在他們這些都運作比較好,郷親會做得比較好,因爲很多鄉親都看着發展,不是一群理事可以控制整個運作,他們經常都會有報告等發出來,内部比較透明化。鄉親會做得比較好,我都有參加的,做一些顧問的工作。

Tofu Success - Ying
00:00
Community - Ying
00:00

简体字版:

(11) 对京剧的热爱 Passion on Opera        1:22

Mr. Ying: 我来了不久后就组织京剧社,京剧社是我本人的爱好,我最喜欢就是唱京剧我就是喜欢唱歌,没别的其他爱好,体育什么的,我都不喜欢,我就是喜欢唱歌,唱戏曲,除了京剧,我还会唱粤曲,苏州评弹我也会,台湾歌仔戏我也会。我就是比较喜欢研究戏曲方面的东西,你不懂戏曲的语言都没有问题,因为都是音律,好像苏州评弹一样,音律是很柔和的,很美的,一边弹琵琶一边唱,比较动听。

Wai-Ling:可以唱几句听一下吗?

Mr. Ying:我不会唱,听我是可以,因为我不会苏州话,我只会听它的音律。最多的是唱梁祝的故事,唱这类故事的作品很多。苏州评弹很不错,很动听。

 

繁體字版:

(11)對京劇的熱愛 Passion on Opera (1:22)

Mr. Ying: 不久後就組織京劇社,京劇社是我本人的愛好,我最喜歡就是唱京劇我就是喜歡唱歌,沒別的其他愛好,體育什麽的,我都不喜歡,我就是喜歡唱歌,唱戲曲,除了京劇,我還會唱粵曲,蘇州評彈我也會,臺灣歌仔戲我也會。我就是比較喜歡研究戲曲方面的東西,你不懂戲曲的語言都沒有問題,因爲都是音律,好像蘇州評彈一樣,音律是很柔和的,很美的,一邊彈琵琶一邊唱,比較動聼。

Wai-Ling:可以唱幾句聼一下嗎?

Mr. Ying:我不會唱,聼我是可以,因爲我不會蘇州話,我衹會聼它的音律。最多的是唱梁祝的故事,唱這類故事的作品很多。蘇州評彈很不錯,很動聽。

Passion On Opera - Ying
00:00

简体字版:

(12) 对京剧的热爱的背景 More Opera          14:18

Wai-Ling:应生,你通常多长时间去一次京剧社?

Mr. Ying:有活动我就会去的,这周聚会活动,我会出席。本月13日好像是年会,好像是选举方面,原本我想退出,因为我现在做不了什么事情。

Wai-Ling:你可以做顾问职位?

Mr. Ying:顾问也不行,顾问也要做事情。我想退出,很早之前已提出,但他们都不让我退出。我年纪比较大,都没有怎么帮忙。我去哪里只是唱歌,但是我很喜欢唱。

Wai-Ling:有教导年轻人怎么唱吗?

Mr. Ying:我会教就好了,我爸爸就会教人,我爸爸是一位老师,专门教导京剧。

Vivian:你父亲是教导京剧的?

Mr. Ying:是的。

Vivian:在上海是否已经开始教导?

Mr. Ying:在上海时他是开剧院,他拥有三家剧院。在上海他是比较富裕,他做那么大,我也不知道他究竟有多富裕。他逃难时就带着四位太太一起。你可以想像一下,我一共有十八个兄弟姐妹,都是他四位太太生,他是比较富裕才可以这样。不过他很少向我们提及

这些。在越南他和四位太太是住在同一房子里,后来有些人就走了,我有位姐姐在泰国,她妈妈也和姐姐一起。有位太太跟着孩子就回去中国。剩余二位就和爸爸一起住。

但经常会有摩擦,有钱的时候就没有什么问题,但当没钱的时候就会出现很多问题,因此我们兄弟姐妹都怕这种情况,就算有钱都不会像爸爸一样娶那么多太太。这些是比较麻烦的事,你也可以说女人是麻烦,可能会贬低人,但这么多太太真的是很麻烦,我们都经历过,所以比较怕。

Wai-Ling:让我们在说说京剧社,你觉得还有发展的空间机会吗?

Mr. Ying:京剧社可以有很多发展和活动。不过这里比较多广东人,不懂京剧。我觉得很奇怪,如果你是懂得戏曲,应该会对每一种戏曲都会有兴趣,就好像我一样,我也会唱粤曲。同样的他们也可以和我一样唱京剧,唱得和我一样好,但是他们不会唱。

我从小时候八岁开始唱京剧,一直到我十二岁,后来我就没有唱。直到我来到埃德蒙顿,六十八岁时再唱,从十二岁到六十八岁相隔多少年?五十多年我都没有唱过京剧,但一听到音乐,我就会唱,完全记得住。所以京剧在我脑海里比较根深蒂固,当你唱过它的旋律你就会记住。因此当听到音乐,旋律合适,你就可以唱下去。他们不知道我没有唱那么长时间,我告诉他们我很长时间都没有唱过,他们就给了一本曲本,但我都不用看就可以唱完一首曲。

我当时很小,我小时候学过的戏,我现在都会。我登台两年,因为家庭比较贫穷,所以组织了一个“应家班”去上台表演赚钱。我和我的兄弟姐妹们一起做,每天都唱,每天都登台,我爸爸通常下午教我们,晚上我们就上台表演。很快的,音乐一开始,你懂得旋律,你就很自然的唱出来,只是字可能有些不对,爸爸就纠正那些错的字,晚上音乐一开始你自然就会唱,对于小孩子是很容易学。但到现在我都没有再唱过,我还仍然记得,这是很奇怪,粤曲都不一定可以,如果小时候唱过粤曲,到现在不一定会唱,除非平时一直都有唱,但平时要工作,没有时间唱。

Wai-Ling:可否说几个你喜欢的京剧剧名给我们听一下?

Mr. Ying:有很多的,有《三娘教子》,《薛平贵别窑》,《击鼓骂曹》,《乌龙院》宋江的,我曾经做过很多戏。不过现在都忘记很多,因为曾经做了二年,差不多都是这些,忘记了一部分。

Vivian:那时的京剧是在越南上演?

Mr. Ying:在越南时都很少人听京剧,那是一个娱乐场,让你表演一晚,大概一个小时,免费让人进来看,因为请我们比较便宜。每晚演一出粤剧,一出京剧。我们先表演粤曲,之后才是京剧。表演粤曲的也都是小孩子,那时候我们经常一起玩耍,现在都忘记名字,因此我是在那时候学习到粤剧。

Vivian:因此我觉得比较有趣,我想像不到越南这个地方的语言问题, 就算是华侨也是讲粤语或者潮汕方言。所以我比较好奇京剧在越南有什么空间?你家是不是越南唯一一个京剧团?

Mr. Ying:说起来,有段故事。我父亲逃难到越南,找不到工作。唯一技能就是教戏。他联系社团教戏,找到福建会。福建会楼下是间药房,楼上唱京剧。

为什么这么多人唱京剧?因为那时候大陆封闭,不能进出,福建会慰侨,只能去台湾。当年台湾很多人唱京戏。反而地方歌仔戏没人演。我父亲去联络他们的时候,他们正需要一位老师。他们问我父亲会什么。父亲说,我什么都懂,请我就对了。我什么戏都会,化妆也会,锣鼓也会。乐器吹打都会。他一个人教,一教就几十年。把不懂唱的福建人,教到可以登台演出,还教了一班锣鼓八音,一班乐队,一班衣箱,每年到处做神功戏。

我爸爸真的很厉害,我完全学不到他的本事。我也不清楚他属于什么门派。他没有告诉过我。我和父亲学戏,要拜师的。拜师后教我吊嗓子、练气、走圆台等基本功。

我没问,他也没说他是什么门派。现在乐师,是什么门派,会什么,换了别的门派,就拉不了了。所以他们要问过常什么派才肯伴奏。但父亲不是。去台湾演出,什么门派的曲目都能演奏。真的很厉害。我很佩服他。

京剧社能请到师傅教戏,那就有前途了。没有人教,就学习不了。上北京也请不了通才。现在的人专攻一样,化妆就化妆,二胡就二胡,京胡就京胡。找不到一个能什么都教的人。

那个年代的人可以,现在的人做不到。真奇怪。当年我父亲迫于无奈,因为他除了唱戏,什么都不懂。逃难到北越后,他曾教过书。在北越没有京剧可唱,他教了两年书。到了南越,教书的工作找不到,就教唱戏了。一教就三十年,教了六十多个徒弟,很多现在都在美国生活。

现在我在福建会唱京剧,也有人听得出来,说以前他们的父亲也是这样唱的。

Wai-Ling:应生,您父亲尊姓大名?

Mr. Ying: 应凤翔。

Vivian:是艺名?

Mr. Ying: 是艺名,真名是应永庆。

Vivian:令尊翁是在上海学艺吗?

Mr. Ying:是的,他十三岁来到上海,之前在家是打鱼的,应该接触不到戏剧。在上海学戏。他一生娶这么多老婆,估计做的也是偏门生意。他从来提他的过往,连我妈妈他也不说。问他也不说,从来没有听他说往事。只讲戏剧方面的事情。他什么曲子都会唱。连评弹和大鼓都会。真的很棒。

Vivian:是传奇人物啊。

Mr. Ying:真的很奇特的人,我要能学到一些多好,不用做机器了,唱戏就可以了。

但我母亲不允许我们唱戏。我们唱了两年,唱红了,我母亲害怕了。因为红了以后,很多人上门找我。妈妈让我不要做了。让我们找工作,不要再演戏。不要我们像父亲一样,养不起家庭。入不敷支,寅吃卯粮。没有一个月可以一次性买到足够的粮食,每个月都在还上个月的债。我的兄弟姐妹比较多。我们十五、十六岁就出身了。

 

繁體字版:

(12)對京劇的熱愛的背景 More Opera           14:18

Wai-Ling:應生,你通常多長時間去一次京劇社?

Mr. Ying:有活動我就會去的,這周聚會活動,我會出席。本月13日好像是年會,好像是選舉方面,原本我想退出,因爲我現在做不了什麽事情。

Wai-Ling:你可以做顧問職位?

Mr. Ying:顧問也不行,顧問也要做事情。我想退出,很早之前已提出,但他們都不讓我退出。我年紀比較大,都沒有怎麽幫忙。我去哪裏衹是唱歌,但是我很喜歡唱。

Wai-Ling:有教導年輕人怎麽唱嗎?

Mr. Ying:我會教就好了,我爸爸就會教人,我爸爸是一位老師,專門教導京劇。

Vivian:你父親是教導京劇的?

Mr. Ying:是的。

Vivian:在上海是否已經開始教導?

Mr. Ying:在上海時他是開劇院,他擁有三家劇院。在上海他是比較富裕,他做那麽大,我也不知道他究竟有多富裕。他逃難時就帶着四位太太一起。

你可以想像一下,我一共有十八個兄弟姐妹,都是他四位太太生,他是比較富裕才可以這樣。不過他很少向我們提及這些。在越南他和四位太太是住在同一房子裏,後來有些人就走了,我有位姐姐在泰國,她媽媽也和姐姐一起。有位太太跟著孩子就回去中國。剩餘二位就和爸爸一起住。

但經常會有摩擦,有錢的時候就沒有什麽問題,但當沒錢的時候就會出現很多問題,因此我們兄弟姐妹都怕這種情況,就算有錢都不會像爸爸一樣娶那麽多太太。這些是比較麻煩的事,你也可以說女人是麻煩,可能會貶低人,但這麽多太太真的是很麻煩,我們都經歷過,所以比較怕。

Wai-Ling:讓我們在說說京劇社,你覺得還有發展的空間機會嗎?

Mr. Ying:京劇社可以有很多發展和活動。不過這裏比較多廣東人,不懂京劇。我覺得很奇怪,如果你是懂得戲曲,應該會對每一種戲曲都會有興趣,就好像我一樣,我也會唱粵曲。同樣的他們也可以和我一樣唱京劇,唱得和我一樣好,但是他們不會唱。

我從小時候八嵗開始唱京劇,一直到我十二嵗,後來我就沒有唱。直到我來到埃德蒙頓,六十八嵗時再唱,從十二嵗到六十八嵗相隔多少年?五十多年我都沒有唱過京劇,但一聽到音樂,我就會唱,完全記得住。

所以京劇在我腦海裏比較根深蒂固,當你唱過它的旋律你就會記住。因此當聼到音樂,旋律合適,你就可以唱下去。他們不知道我沒有唱那麽長時間,我告訴他們我很長時間都沒有唱過,他們就給了一本曲本,但我都不用看就可以唱完一首曲。

我當時很小,我小時候學過的戯,我現在都會。我登臺兩年,因爲家庭比較貧窮,所以組織了一個“應家班”去上台表演賺錢。我和我的兄弟姐妹們一起做,每天都唱,每天都登臺,我爸爸通常下午教我們,晚上我們就上臺表演。很快的,音樂一開始,你懂得旋律,你就很自然的唱出來,衹是字可能有些不對,爸爸就糾正那些錯的字,晚上音樂一開始你自然就會唱,對於小孩子是很容易學。但到現在我都沒有再唱過,我還仍然記得,這是很奇怪,粵曲都不一定可以,如果小時候唱過粵曲,到現在不一定會唱,除非平時一直都有唱,但平時要工作,沒有時間唱。

Wai-Ling:可否說幾個你喜歡的京劇劇名給我們聼一下?

Mr. Ying:有很多的,有《三娘教子》,《薛平貴別窑》,《擊鼓罵曹》,《烏龍院》宋江的,我曾經做過很多戯。不過現在都忘記很多,因為曾經做了二年,差不多都是這些,忘記了一部分。

Vivian:那時的京劇是在越南上演?

Mr. Ying:在越南時都很少人聼京劇,那是一個娛樂場,讓你表演一晚,大概一個小時,免費讓人進來看,因爲請我們比較便宜。每晚演一齣粵劇,一齣京劇。我們先表演粵曲,之後才是京劇。表演粵曲的也都是小孩子,那時候我們經常一起玩耍,現在都忘記名字,因此我是在那時候學習到粵劇。

Vivian:因此我覺得比較有趣,我想像不到越南這個地方的語言問題, 就算是華僑也是講粵語或者潮汕方言。所以我比較好奇京劇在越南有什麽空間?你家是不是越南唯一一個京劇團?

Mr. Ying:説起來,有段故事。我父親逃難到越南,找不到工作。唯一技能就是教戯。他聯繫社團教戯,找到福建會。福建會樓下是間藥房,樓上唱京劇。

爲什麽這麽多人唱京劇?因爲那時候大陸封閉,不能進出,福建會慰僑,只能去臺灣。當年臺灣很多人唱京戲。反而地方歌仔戯沒人演。我父親去聯絡他們的時候,他們正需要一位老師。他們問我父親會什麽。父親說,我什麽都懂,請我就對了。我什麽戯都會,化妝也會,鑼鼓也會。樂器吹打都會。他一個人教,一教就幾十年。把不懂唱的福建人,教到可以登臺演出,還教了一班鑼鼓八音,一班樂隊,一班衣箱,每年到處做神功戯。

我爸爸真的很厲害,我完全學不到他的本事。我也不清楚他屬於什麽門派。他沒有告訴過我。我和父親學戯,要拜師的。拜師后教我吊嗓子、練氣、走圓臺等基本功。

我沒問,他也沒説他是什麽門派。現在樂師,是什麽門派,會什麽,換了別的門派,就拉不了了。所以他們要問過常什麽派才肯伴奏。但父親不是。去臺灣演出,什麽門派的曲目都能演奏。真的很厲害。我很佩服他。

京劇社能請到師傅教戯,那就有前途了。沒有人教,就學習不了。上北京也請不了通才。現在的人專攻一樣,化妝就化妝,二胡就二胡,京胡就京胡。找不到一個能什麽都教的人。

那個年代的人可以,現在的人做不到。真奇怪。當年我父親迫於無奈,因爲他除了唱戲,什麽都不懂。逃難到北越后,他曾教過書。在北越沒有京劇可唱,他教了兩年書。到了南越,教書的工作找不到,就教唱戯了。一教就三十年,教了六十多個徒弟,很多現在都在美國生活。

現在我在福建會唱京劇,也有人聽得出來,說以前他們的父親也是這樣唱的。

Wai-Ling:應生,您父親尊姓大名?

Mr. Ying: 應鳳翔。

Vivian:藝名?

Mr. Ying: 是藝名,真名是應永慶。

Vivian:令尊翁是在上海學藝嗎?

Mr. Ying:是的,他十三歲來到上海,之前在家是打魚的,應該接觸不到戲劇。在上海學戯。 他一生娶這麽多老婆,估計做的也是偏門生意。他從來提他的過往,連我媽媽他也不說。問他也不説,從來沒有聼他說往事。只講戲劇方面的事情。他什麽曲子都會唱。連評彈和大鼓都會。真的很棒。

Vivian:是傳奇人物啊。

Mr. Ying:真的很奇特的人,我要能學到一些多好,不用做機器了,唱戲就可以了。

但我母親不允許我們唱戯。我們唱了兩年,唱紅了,我母親害怕了。因爲紅了以後,很多人上門找我。媽媽讓我不要做了。讓我們找工作,不要再演戲。不要我們像父親一樣,養不起家庭。入不敷支,寅吃卯糧。沒有一個月可以一次性買到足夠的糧食,每個月都在還上個月的債。我的兄弟姐妹比較多。我們十五、十六歲就出身了。

More Opera - Ying
00:00

简体字版:

(13) 送给新移民的忠告 Advice to Newcomers           6:03

Wai-Ling:回看最初,经过很多波折,你自己也克服了很多,如果有一个年轻的小家庭到达埃德蒙顿有些彷徨,你老人家可以有些什么忠告可以给他们?

Mr. Ying:最重要是要勤奋,但不要慌张。你一旦害怕,就会失去控制你谋生的能力。只要不要理会语言水平,好像我不懂英文,我也一样能做事。有人会说我不懂语言,你怎么和政府人员沟通,我就说我不懂,但我可以找人传话,不会有很大问题。如果没有钱,就去借。每个不同阶段的问题你都要分开去处理和解决,让别人知道你是用正当的方法去做事。这样不会没有人不愿意帮你。

如果当初没有人借我两万多块,我就不会有今天这家店铺。我这家店铺的规模蛮大的,我只是买这家铺和一些机器已经花费一百万。当初我要借款七十万,我自己出三十万,只够买这家店铺,因为要放置机器。但是银行不批贷款给我,我就说如果你不借款给我,我只能去别家借,我就告诉银行工作人员,其实不用担心,我是有足够的资质和信用,银行可以再探讨一下我的信用是否可以承担我之后的债务,你要借款七十万给我。银行商讨很长时间,超过二周左右都还是不通过,最后案子送上温哥华银行总部。总部问分部经理对我的评价是如何,分部经理对我评价很高,如果是他本人就会很信任的借款给我,最后总部就批款。分部经理没有足够能力去承担这么大的责任,因为如果他通过审批,他要负担这个责任,现在总部通过借款,他就不用承担这个责任。事实就证明,我从没有拖欠银行每一期的还款,直到所有借款都清还完毕。

我做事最注重的是诚实,相互之间的谈话要实事求是,诚实待人,一定会有人帮你。当初我有钱买这铺面但是却没有钱装修。我就和装修师傅谈:“你帮我装修后一个月,我再付款给你。”装修师傅就说不能这样,你给我多少钱我就干多少活。我就说我现在真的没有钱,已经把钱投资在这店铺上,没有钱给你帮我装修。他就让我去其他地方借钱,我就说我已经尽我办法,但真的没有,如果你肯答应就帮我做吧!装修师傅就回去考虑。他太太听到之后就肯借款给我,原来他太太就是当初借款给我的人,他太太说我有诚信,没有问题,可以借款给我,让她先生放心,先帮我装修,一个月后才去收款。装修师傅就和我说,“我太太相信你,没有问题,可以先帮你装修。” 那就把当时的问题解决了。

所以遇到困难时要把每个问题解决,因为是没有人借款给你的,我真的没钱,所有钱都放在店铺里,我拿货都是和嘉华杂货商讨一个月后付货款。他们也是说不可以,如果你们借给我,就当是一个恩情,日后就算是结交一个朋友,直到今天我们都还有来往。他的店铺关闭后没有经营,我还是一直向他们买货,就只为一点“一个月后付货款,和先付款后再取货。“他们当时的规矩是第一次拿货,要先付款才可以取,这是规矩。我说我知道规矩,但我真的没有钱。

没有就直说没有,如果你硬要说有和别的,说多了他们还更加不相信,这就是经验,你可以和一些想要干活和刚到达加拿大的人说,老老实实的和别人沟通,每一次都会有机会的,真的是有机会的,这些就是我的经验!

 

繁體字版:

(13)送給新移民的忠告 Advice to Newcomers              6:03

Wai-Ling:回看最初,經過很多波折,你自己也克服了很多,如果有一個年輕的小家庭到達埃德蒙頓有些彷徨,你老人家可以有些什麽忠告可以給他們?

Mr. Ying:最重要是要勤奮,但不要慌張。你一旦害怕,就會失去控制你謀生的能力。只要不要理會語言水平,好像我不懂英文,我也一樣能做事。有人會說我不懂語言,你怎麽和政府人員溝通,我就說我不懂,但我可以找人傳話,不會有很大問題。如果沒有錢,就

去借。每個不同階段的問題你都要分開去處理和解決,讓別人知道你是用正當的方法去做事。這樣不會沒有人不願意幫你。

如果當初沒有人借我兩萬多塊,我就不會有今天這家店鋪。我這家店鋪的規模蠻大的,我只是買這家鋪和一些機器已經花費一百萬。當初我要借款七十萬,我自己出三十萬,只夠買這家店鋪,因爲要放置機器。但是銀行不批貸款給我,我就說如果你不借款給我,我只能去別家借,我就告訴銀行工作人員,其實不用擔心,我是有足夠的資質和信用,銀行可以再探討一下我的信用是否可以承擔我之後的債務,你要借款七十萬給我。銀行商討很長時間,超過二周左右都還是不通過,最後案子送上溫哥華銀行總部。總部問分部經理對我的評價是如何,分部經理對我評價很高,如果是他本人就會很信任的借款給我,最後總部就批款。分部經理沒有足夠能力去承擔這麽大的責任,因爲如果他通過審批,他要負擔這個責任,現在總部通過借款,他就不用承擔這個責任。事實就證明,我從沒有拖欠銀行每一期的還款,直到所有借款都清還完畢。

我做事最注重的是誠實,相互之間的談話要實事求是,誠實待人,一定會有人幫你。當初我有錢買這鋪面但是却沒有錢裝修。我就和裝修師傅談:“你幫我裝修後一個月,我再付款給你。”裝修師傅就說不能這樣,你給我多少錢我就幹多少活。我就說我現在真的沒有錢,已經把錢投資在這店鋪上,沒有錢給你幫我裝修。他就讓我去其他地方借錢,我就說我已經盡我辦法,但真的沒有,如果你肯答應就幫我做吧!裝修師傅就回去考慮。他太太聼到之後就肯借款給我,原來他太太就是當初借款給我的人,他太太說我有誠信,沒有問題,可以借款給我,讓她先生放心,先幫我裝修,一個月後才去收款。裝修師傅就和我說,“我太太相信你,沒有問題,可以先幫你裝修。” 那就把當時的問題解決了。

所以遇到困難時要把每個問題解決,因爲是沒有人借款給你的,我真的沒錢,所有錢都放在店鋪裏,我拿貨都是和嘉華雜貨商討一個月后付貨款。他們也是說不可以,如果你們借給我,就當是一個恩情,日後就算是結交一個朋友,直到今天我們都還有來往。他的店鋪關閉後沒有經營,我還是一直向他們買貨,就只爲一點 “一個月後付貨款,和先付款后再取貨。“他們當時的規矩是第一次拿貨,要先付款才可以取,這是規矩。我說我知道規矩,但我真的沒有錢。

沒有就直説沒有,如果你硬要說有和別的,說多了他們還更加不相信,這就是經驗,你可以和一些想要幹活和剛到達加拿大的人說,老老實實的和別人溝通,每一次都會有機會的,真的是有機會的,這些就是我的經驗!

Advice To Newcomers - Ying
00:00

简体字版:

(14)跟长者们分享健康之道 Advice to Seniors         2:05

Wai-Ling:应先生,你很活跃参加很多社团,又参加京剧社,对你个人来说对你的健康有什么帮助?

Mr. Ying:有,帮助很多,同时我也想嘱告一些老人家,不要把自己停留在某一个阶段里。每一个阶段都要运动起来,尽量去做一些事情。不要让自己太辛苦,但不是要完全不运动,就像我到现在,今年我已经88岁,如果说虚龄我就是89岁。我仍然每天工作四小时,早上八点到达开始工作,中午十二点我就休息,但我会到处逛,周围去溜达。我身体很健康,没有什么病痛和骨痛,只是有些三高,吃药将近三十年,还是保持吃一颗药,医生说不用吃多,一颗就足够。身体的机能还是保持很好,如果经常不运动,身体里面的机能很快就会僵硬,肌肉和骨骼,不运动对身体真的很不好。因此老人家要尽量去运动,但是不要运动过量导致疼痛和劳累,这就是最好,最低限度可以去散步,每天一到二个小时散步,这样也很不错。

 

繁體字版:

(14)跟長者們分享健康之道 Advice to Seniors     2:05

Wai-Ling:應先生,你很活躍參加很多社團,又參加京劇社,對你個人來説對你的健康有什麽幫助?

Mr. Ying:有,幫助很多,同時我也想囑告一些老人家,不要把自己停留在某一個階段裏。每一個階段都要運動起來,盡量去做一些事情。不要讓自己太辛苦,但不是要完全不運動,就像我到現在,今年我已經88嵗,如果說虛齡我就是89嵗。我仍然每天工作四小時,早上八點到達開始工作,中午十二點我就休息,但我會到處逛,周圍去溜達。我身體很健康,沒有什麽病痛和骨痛,只是有些三高,吃藥將近三十年,還是保持吃一顆藥,醫生說不用吃多,一顆就足夠。身體的機能還是保持很好,如果經常不運動,身體裏面的機能很快就會僵硬,肌肉和骨骼,不運動對身體真的很不好。因此老人家要盡量去運動,但是不要運動過量導致疼痛和勞累,這就是最好,最低限度可以去散步,每天一到二個小時散步,這樣也很不錯。

Advice To Seniors - Ying
00:00

简体字版:

(15)对未来的展望 Future             3:16

Paul:应先生可以请你说说你对未来的展望和期盼?

Mr. Ying:未来?我当然是什么都不展望。明年我就90岁,你说我还可以展望什么?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以展望,希望我出去外面是见到别人没饭吃和有困难,我能帮助一些。我现在是使用我的退休金,每次出去我都花一万多二万,这些都是花费在穷人身上。我很快乐的,我自己付出后,他们就招待我,我很快乐的。因为这里的退休金在这里,我根本花不完,到不如给有需要的人。我第三个哥哥有两个儿子,我就供他们读大学,现在大学毕业并且找到工作,现在已经不用我资助。他的两个儿子我都资助到大学毕业的,并且脱贫了。如果没有一定本领是很难脱贫,除非好像我金边的弟弟一样聪明,要不如果想脱贫是比较困难。在越南,现在他们大学毕业一开始工作,人工都比较高,公司都是支付美金的,他们都在外资企业做翻译工作,他们懂得英文,越南语和国语,人工都比较高。这是很难得的,如果你不帮助他们,就没有两个人才。

Paul:那至于现在这个生意你想怎么继续发扬光大?怎么传承下去?

Mr. Ying:我现在真的不知道,我的儿女根本都不想经营。儿女们都成长了和发展也不错,他们本身都已经有足够的钱,那为什么还要经营?我都已经交棒给他们,他们想怎么经营就怎么经营,想出售就出售,要不就看看谁有兴趣就交给他去经营。谁有需要就交给谁去经营,不需要就可以不做。我现在根本都不需要,你让我再去经营也没意义。我现在是打发时间,每天只做几个小时,如果没有活干,我就回家做别的,家里也有很多事可以做,不一定要在工场里,家门外的雪也是我去铲,草我也去剪。下午我要午睡一个小时。

Paul: 会不会舍不得?

Mr. Ying:不会,我现在对于这些,我都很舍得!

 

繁體字版:

(15)對未来的展望 Future           3:16

Paul:應先生可以請你説説你對未來的展望和期盼?

Mr. Ying:未來?我當然是什麽都不展望。明年我就90嵗,你說我還可以展望什麽?根本就沒有什麽可以展望,希望我出去外面是見到別人沒飯吃和有困難,我能幫助一些。我現在是使用我的退休金,每次出去我都花一萬多二萬,這些都是花費在窮人身上。我很快樂的,我自己付出后,他們就招待我,我很快樂的。因爲這裏的退休金在這裏,我根本花不完,到不如給有需要的人。我第三個哥哥有两個兒子,我就供他們讀大學,現在大學畢業并且找到工作,現在已經不用我資助。他的两個兒子我都資助到大學畢業的,并且脫貧了。如果沒有一定本領是很難脫貧,除非好像我金邊的弟弟一樣聰明,要不如果想脫貧是比較困難。在越南,現在他們大學畢業一開始工作,人工都比較高,公司都是支付美金的,他們都在外資企業做翻譯工作,他們懂得英文,越南語和國語,人工都比較高。這是很難得的,如果你不幫助他們,就沒有两個人才。

Paul:那至於現在這個生意你想怎麽繼續發揚光大?怎麽傳承下去?

Mr. Ying:我現在真的不知道,我的兒女根本都不想經營。兒女們都成長了和發展也不錯,他們本身都已經有足夠的錢,那爲什麽還要經營?我都已經交棒給他們,他們想怎麽經營就怎麽經營,想出售就出售,要不就看看誰有興趣就交給他去經營。誰有需要就交給誰去經營,不需要就可以不做。我現在根本都不需要,你讓我再去經營也沒意義。我現在是打發時間,每天只做幾個小時,如果沒有活幹,我就回家做別的,家裏也有很多事可以做,不一定要在工場裏,家門外的雪也是我去鏟,草我也去剪。下午我要午睡一個小時。

Paul: 會不會捨不得?

Mr. Ying:不會,我現在對於這些,我都很捨得!

Future - Ying
00:00

English Highlights

Mr. Zhi Hong Ying’s

A teenager from a fishing village left home for Shanghai. Yong Qing Ying was only 13 years old. He learned how to sing and perform Beijing Opera. He grew and learned with the art form so well that he eventually owned three opera houses. With the wealth he accumulated and his charm he married four women and had a family of 18 children. Unfortunately, the good times was interrupted by the continuous wars in China. The invasion of the Japanese imperial army, the fighting among the warlords, the National army was trying to protect the citizens from Japanese soldiers. China was extremely chaotic and people were suffering. Families ran away from cities to cities, from towns to towns, from villages to villages and tried to find peace. Those who had some wealth might be able to take the trains but many were by foot with whatever they could on their backs.

Mr. Zhi Hong Ying was born in a city called Nan Ning, Guangxi province in the late 1920s while his parents that included his father and four mothers were running away from constant danger. The journey was very long. When Mr. Ying was eight he and his brothers and sisters learned from their father to sing Beijing Opera. They learned the songs and movements during the days and performed at the evenings. They were able to make a living. They were getting well-known and able to attract regular audience. Until he was twelve, his mother forbade him to perform. She worried that he became a professional Beijing opera artist that he would not acquire some other trades that would allow him to take care his family in the future.

The journey continued on for many years until they arrived Cambodia. Mr. Ying, his mother and his siblings from the same mother stayed in Phnom Penh, the capital city of Cambodia. He grew up in this foreign country and learned to be an entrepreneur of a machine shop and produced plastic molds. First, he completed his apprenticeship in a machine shop when he was 18 years old. Then with his hard work and ingenuity he operated a fairly big machine factory with ten technical staff and six apprentices. He was the first business man who manufactured plastic household items and employed many workers in his factory. At that time, many Chinese businessmen were from Chaozhou, a county from Guangdong province. They only spoke Chaozhou dialect. So Mr. Ying had to learn Chaozhou dialect to communicate with them. Although he lived in Phnom Penh for 30 years he did not acquire Khmer or Cambodian, the official language of Cambodia.

In Cambodia, he was able to make a comfortable living for himself and his family. During these 30 years seven of his eight children were born in Cambodia and the youngest was born in Vietnam. At home, his wife had a domestic helper and took care of his children. Among China, Cambodia and Vietnam he enjoyed living in Cambodia the most.

So why did Mr. Ying and his family leave Cambodia? It was in 1970 after Prince Norodom Sihanouk was forced out by the American military forces and retaliated by joining Pol Pot to resist the new military government. Pol Pot whose real name was Saloth Sar, a Marxist who organized guerilla forces in the jungle known as the Khmer Rouge. Such political shift caused devastating consequences. Over 200,000 people were executed as enemies of the state

while about 150,000 Cambodian peasants were killed by the United States air force between 1969 and 1973 in eastern Cambodia. (Source: https://www.mtholyoke.edu/~amamendo/KhmerRouge.html July 7, 2018)

He remembered how prosperous Phnom Penh was before Khmer Rouge took over Cambodia. Suddenly it became a dead city! People ran away from the city to seek safety. Only soldiers were left to occupy Phnom Penh. Mr. Ying had to bring his family to Vietnam in 1971.

Mr. and Mrs. Ying escaped the turmoil in Phnom Penh with seven children with very limited resources. Like any head of a household Mr. Ying went to look for work. Using his expertise of creating molds for plastic household items he approached the owner of a plastic factory. He picked up a cup, one of many products of this factory and explained to the owner that he could create a mold that could produce an item identical as the one in his hand. He was very clever to convince the owner that he had nothing to lose by giving him a chance.

The owner agreed. Mr. Ying created a mold that produced a cup, just like he said, it was identical with the sample! The owner of the factory was so impressed about the precision of Mr. Ying’s creation that he offered Mr. Ying a job immediately. He knew that this man was a very skillful worker and he could benefited by employing him. He negotiated with Mr. Ying that if he needed extra money to take care of his family just go to him. The condition was “do not work for anyone else” but him!

For twelve years in Vietnam, Mr. Ying took many Cambodian refugees under his wings. Even his younger brother who escaped Cambodia to Vietnam. He only had a pot and two bowls and nothing else. While staying in a temple his brother was able to find Mr. Ying. With the help of Mr. Ying his younger brother was able to open a small shop. However, after a year he decided to return to Phnom Penh. Since he was a very intelligent and hardworking person he was able to build a business. The business was later passed to his son, Mr. Ying’s nephew.

Mr. Ying’s nephew was absolutely amazing. The school system in Cambodia was not developed yet he was able to learn to speak, read and write Cambodian, English and French by accessing Internet language programs. His mother taught him Chinese language. He was proficient in so many different languages. He reached a level that was beyond a Bachelor Degree. How did he prove his multi-lingual abilities? A French delegation visited Cambodia and was offering Master’s Degree programs to the youths in Cambodia. This young Mr. Ying negotiated with delegation and volunteered to be tested. If he was good enough to attend a Master’s Degree program in France then they had to give him a certificate to prove that he had at least a Bachelor Degree level of education. Bravo, the delegation was so impressed that they offered him a scholarship to complete a Master’s Degree program immediately! Upon completion of this stage of education he returned to Cambodia. He has been recognized as one of a few young leaders of the country. The business he built now has over 600 employees. Mr. Ying is so proud of his younger brother and nephew. He humbly stated that with his bean curd business he only employs eight people.

Why did Mr. Ying and his family stay in Vietnam for only twelve years? It was the Fall of Saigon that forced them to seek another home far away. The Army of the Republic of Vietnam arrived Saigon on April 30, 1975 and ended the Vietnam War. The country then became the Socialist Republic of Vietnam and Saigon was renamed as Ho Chi Minh City. (Source: https://en.wikipedia.org/wiki/Fall_of_Saigon. July 10, 2018)

Many Vietnamese of Chinese heritage owned businesses in Vietnam and were facing execution. One might remember in the late 1970s the world was watching fishing junks carrying hundreds and hundreds of refugees trying to flee Vietnam. Hong Kong, Indonesia, Malaysia and Singapore and took in thousands of refugees. International agencies would station at these camps to process refugee claims and arrange sponsorships with many international countries.

It was very expensive to buy a spot on these fishing junks. Mr. Ying managed to convert some of his assets and bought two spots for 15 teals of gold. Two or his oldest daughters left Vietnam first. They were about 15 years old. Two years later, two sons left Vietnam. After waiting at the refugee camp for some time, the two oldest daughters were sponsored by a church and were granted a Canadian visa to come to Edmonton. Later they were able to sponsor the two brothers to join them. After about four or five years, these four siblings worked hard in learning English and found employment.

With four adult children in Edmonton Mr. Ying began the immigration application process in 1979. They waited patiently. By 1983 Mr. Ying with his wife and four more children arrived in Edmonton. The youngest daughter of eight children was born in Vietnam. At that time, Mr. Ying was 58 years old and did not know any English. Can you imagine at this age when many Canadians would have retired from a career, he arrived in a city where English was primary communication tool? Never mind the fatigue from the long hours of travelling, but the excitement of reuniting with the family and the wonder of what future will bring, such a mix of emotions is difficult for many of us to comprehend.

Although Mr. Ying’s four elder children had been in Edmonton for quite a few years and probably had started to make a living yet he did not just sit around and enjoy life. He started work in a Chinese grocery store. Through conversations with a bean curd maker he learned that he could learn how to make bean curd and might be able to acquire a business. But he had no money nor assets that would allow him to become the owner of a business. Being Mr. Ying, a hardworking and confident individual approached a bank for a loan. He was quickly rejected on the grounds of his old age and that he had nothing to be collateral. However, he did not give up. He visited the bank manager again. He told the manager that he was trained in mechanics during his youth and he had successful businesses in Cambodia and Vietnam. He asked the manager whether the government would prefer to give him an opportunity to be financially independent, and might be able to provide employment for others, or for him to wait until it was time to collect Canada Old Age Pension. He did it! He received a loan to purchase a bean curd making business in Edmonton.

For the first two years he did not pay himself nor his wife for the hours they put in the business. He was able to pay back the loan on time. By the third year, he used the money they

earned to purchase a house for $70,000.00. The current market value of this house is over $600,000.00

Ying Fat Bean Curd Factory in Edmonton supplies bean curd products such as soya bean milk, a variety of bean curds, bean sprouts to many restaurants. Interestingly, when Mr. Ying had the idea of buying the business he had no idea what was bean curd. But he thought that if he could fix machines, manage a machine shop in Cambodia, develop molds for plastic household items in Vietnam, he could certainly learn to make bean curd. Not only he learned how to make bean curd but he also introduced these soya bean related healthy food products to Edmonton. Parents with babies who are allergic to breast milk, cow milk and even goat milk were referred to visit his shop and try soya milk. They were so glad that there was an alternative milk product for their babies.

He figured that to attract a constant mass of consumers of soya products he needed to invite the public to the factory. Working with May, his daughter Mr. Ying created a web site about their products and provided tours to the factory to let Edmontonians learn about the manufacturing process and to taste the delicious soya milk. Today, the modern manufacturing system is worth over one million dollars!

Mr. Ying is a very community-minded individual. After his business was going well and he had purchased his first house he started to connect with fellow immigrants from Vietnam. He became a member of Vietnam Chinese Association of Edmonton. At the gatherings he met up with his friends from Vietnam. They organized social activities for fellow newcomers from Vietnam. In the early days, the association did not have funds and participants all contributed happily to the events. They often had so much fun visiting that they did not wish to go home. Over the years, Mr. Ying held different positions in the association and was once the Chairman. To encourage children of members to perform well at school the association award scholarships every year. By now the association has been established over 30 years and they continue to rent the gymnasium at Edmonton Chinatown Multi-cultural Centre to organize table tennis, badminton and Tai Ji classes.

In addition to Vietnam Chinese Association of Edmonton Mr. Ying is also a member of Fujian Association, Chaozhou Assoication, Kejia Association. These association were formed by individuals who came from the same hometown. Their operations are very transparent and they report their affairs regularly. Mr. Ying still assists them in an advisory role.

Presently, Mr. Ying is 89 years old and is very healthy. He works four hours and takes an hour’s nap every day. One of the secrets to his good health is that he is able to pursue his passion – Beijing Opera. We mentioned earlier that Mr. Ying’s father was a very good Beijing Opera teacher and once owned three theatres in Shanghai. Mr. Ying learned to perform Beijing Opera from a young age. From age 8 to 12 he and his siblings performed to help his family make ends meet. But his mother stopped him from performing fearing that he would not have the skills to maintain a reasonable life.

Not until age 68 did Mr. Ying sing Beijing Opera again! Who would have thought that after 56 years of learning a trade, building businesses and escaping from one country to another

he was able to pick up where he left off. He opened the duo tang of Beijing Opera music and was able to sing. His memories of learning and performing returned. In fact he is also able to sing Cantonese opera, Shuzhou opera, and Taiwanese opera. He shared that once he hears the beautiful music the lyrics just come flowing through his tongue.

Mr. Ying is a member of many Chinese community organizations, such as Yuenan Huaqiao Lianyi Hui, Beijing Opera Association of Edmonton and many others as mentioned earlier. He is very generous and donates to many Chinese community performances, fund-raising banquets. He enjoys helping others. Throughout the year one can easily read about Ying Fat Bean Curd Factory supports numerous events in Edmonton. He is grateful for what he has, a loving family with 12 grandchildren and many friends in the Chinese community

We asked Mr. Ying what advice he could give to newcomers to Canada. He said that to work hard and be honest. He never worried about surviving. When he first arrived Edmonton he had no money and needed to borrow from a bank. As his business survived and grew he paid back the loan according to the schedule. He had never missed a payment. When he needed to meet with the bank manager and he could not speak English he found someone to interpret.

“Integrity is important.” said Mr. Ying. If you prove to people that they can trust you then you would receive their assistance. Be honest, if you were short of funds at that moment, just tell the real picture. For instance, once he needed to renovate the bean curd factory. He did not have sufficient funds. He negotiated with the contractor. He asked the contractor to carry out the renovation and he would pay him a month after the work was done. The contractor said that he had never heard of such a ridiculous arrangement. He went home and discussed with his wife. She said no problem “I trust him.” The wife of this contractor was the one who lent Mr. Ying in his early days of building his business. She knew that Mr. Ying is trustworthy.

Mr. Ying advised newcomers sincerely to look for opportunities, work hard and always tell the truth in communicating with others. Furthermore, always conduct business legally. There are always opportunities and that is his experience. He spoke with a strong sense of sharing of a good lesson and encouragement. We could almost feel him sending his blessings to any newcomers to Edmon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