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l3.jpg

简体字版:

(1)来到加拿大Coming to Canad     4:57

Wai- Ling:您可不可以说一下您来点问顿之前,小时候是在中国哪里生活的?

Mr. Mah:我是在南京出生和长大。我爸爸1947年的时候回中国,说想申请我们来。之后他回加拿大,我爸爸掉了那张关系证明书。我们两个兄弟就来不了了。我爸爸那时要付两千元买一张关系证明书让我们出来(从中国到加拿大)。我爸爸那时候刚刚开了一家餐馆,需要我们帮忙。刚来的时候,我什么都不懂。第二天就叫我去做服务员。他说不要紧张,别人说什么你回来告诉我。他指哪里你就看哪里。有个西人就和我开玩笑,说 "I want a washroom. "(他要一个洗手间),我也不知道他说什么,就走去厨房下单。笑死在厨房里工作的同事了。我觉得他们笑得对,是给我机会学东西(英语)。

Wai- Ling:你那时候几岁?

Mr. Mah: 19岁。我1952年来的。我很幸运。52年12月26号来到这里。我27号去律师那里交移民纸,29号我的加拿大身份就被批准了。很快。但是我52年来,56年我就回香港结婚。

Wai- Ling:你52年来的时候对点问顿的感觉是什么?

Mr. Mah:我不是来点问顿,我从温哥华去了沙省(Saskatchewan) Abbey,人口300 人, 一家餐馆,一家银行。没有pavement,没有sidewalk全是泥路。

Wai-Ling:您当时的感受是怎样的呢?

Mr. Mah:当时没有亲人,我要去开门准备好所有东西。我爸爸九点来开铺,我再去上课。放学回来再做服务员。每天上课的时候都觉得很累。

Wai- Ling:那您帮你爸爸做餐馆做了多久?

Mr. Mah:做了三年。然后回香港结婚。我1956年回来,去了Hinton又再找了另一家餐馆工作。

Wai- Ling:您是自己做老板吗?

Mr. Mah:我和我爸爸打理外面。我妈妈和我的太太在厨房工作。没有人相信我们四人,买了一栋房子又买了一栋房子。那些西人就嫉妒我们。为什么你们四个人有八栋房子。我说:“你们可以查询啊。" 我说的是事实,我们没有逃税,他们就说你住楼上,你要交房租,如果你要吃餐馆的食物,你也要付税。我说: “没关系。”

Wai- Ling:那你和爸爸合作这个餐馆做了多少年?

Mr. Mah:做了二十一年。从1957年开始合作一直到1978年。

繁體字版

(1) 來到加拿大Coming to Canada      4:57

Wai- Ling:您可不可以說一下您來點問頓之前,小時候是在中國哪裡生活的?

Mr. Mah:我是在南京出生和長大。我爸爸1947年的時候回中國,說想申請我們來。之後他回加拿大,我爸爸掉了那張關係證明書。我們兩個兄弟就來不了了。我爸爸那時要付兩千元買一張關係證明書讓我們出來(從中國到加拿大)。我爸爸那時候剛剛開了一家餐館,需要我們幫忙。剛來的時候,我什麼都不懂。第二天就叫我去做服務員。他說不要緊張,別人說什麼你回來告訴我。他指哪裡你就看哪裡。有個西人就和我開玩笑,說 "I want a washroom. "(他要一個洗手間),我也不知道他說什麼,就走去廚房下單。笑死在廚房里工作的同事了。我覺得他們笑得對,是給我機會學東西(英語)。

Wai- Ling:你那時候幾歲?

Mr. Mah: 19歲。我1952年來的。我很幸運。 52年12月26號來到這裡。我27號去律師那裡交移民紙,29號我的加拿大身份就被批准了。很快。但是我52年來,56年我就回香港結婚。

Wai- Ling:你52年來的時候對點問頓的感覺是什麼?

Mr. Mah:我不是來點問頓,我從溫哥華去了沙省(Saskatchewan) Abbey,人口300 人, 一家餐館,一家銀行。沒有pavement,沒有sidewalk全是泥路。

Wai-Ling:您當時的感受是怎樣的呢?

Mr. Mah:當時沒有親人,我要去開門準備好所有東西。我爸爸九點來開舖,我再去上課。放學回來再做服務員。每天上課的時候都覺得很累。

Wai- Ling:那您幫你爸爸做餐館做了多久?

Mr. Mah:做了三年。然後回香港結婚。我1956年回來,去了Hinton又再找了另一家餐館工作。

Wai- Ling:您是自己做老闆嗎?

Mr. Mah:我和我爸爸打理外面。我媽媽和我的太太在廚房工作。沒有人相信我們四人,買了一棟房子又買了一棟房子。那些西人就嫉妒我們。為什麼你們四個人有八棟房子。我說“你們可以查詢啊。"我說的是事實,我們沒有逃稅,他們就說你住樓上,你要交房租,如果你要吃餐館的食物,你也要付稅。我說: 沒關係。

Wai- Ling:那你和爸爸合作這個餐館做了多少年?

Mr. Mah:做了二十一年。從1957年開始合作一直到1978年。

Coming To Canada - Bill
00:00

简体字版:

(2)艰辛的岁月Challenging Time     1:41

Wai- Ling: 您和爸爸一起工作时有没有矛盾或者不开心的事情?

Mr. Mah: 有啊。因为不止餐馆,旁边我们还有一家杂货店。餐馆关门后你才可以点货。那时候很辛苦。

 Wai- Ling: 您太太和您结婚后来这里适不适应到这规矩和工作环境呢?

Mr. Mah: 她什么都不懂。她家里是在香港,九龙林园酒家,开餐馆的。她从来都没有工作过的。 那时候结了婚,环境逼着她做,叫个汉堡包,一块肉也不懂得怎样去煎,为了生活,环境需要,她得要学。

 Wai- Ling: 当您遇到问题,譬如说做生意有困难的时候你自己如何去解决呢?

Mr. Mah: 我那时候和我爸爸跟那些洋人是有些问题的。

 Wai- Ling: 可不可以说一些例子来听一下,有哪些问题呢?

Mr. Mah: 那时候,我爸爸有他的做法,我也有我的。West Fraser Pulp Mill纸厂招了很多的暑期工,有中国学生要找工作做,纸厂就介绍给我,在我的地下室 居住。 我供他们吃,供他们住,帮助了那些学生。

 Wai- Ling: 那他们一定都很感恩的。

Mr. Mah: 十几个学生中有好的,也有不好的。

 Wai- Ling: 那些年轻人和您的做事方式就不同, 那您如何引导他们做你想让他们做的事情?

Mr. Mah: 就这样,但是现在我的那些孙儿,为着图书馆,我就捐钱給图书馆我就为了那些年轻人, 我的孙在文化中心读书,後來在这里教书。

 Wai- Ling: 你的孙子是不是很大了?

Mr. Mah: 结婚了,有一个5岁的女儿。

 Wai- Ling: 那你的曾孙女有没有机会学习中文?

Mr. Mah: 我的孙媳妇是从中国来的,我的孙子和我说爷爷我要结婚了。 我说:“哇,你怎样认识那个女孩子的?”我就问长问短。那个女孩从中国广州来这里读书的。她需要学英文,我的孙子想学中文,所以现在他们两个都沟通得来。。

 Wai- Ling: 那您见到他们生活的那么好一定很开心。 那您的孙子会不会有时也问爷爷年轻的时候有没有遇到不开心的事情,如何解决?

Mr. Mah: 有, 好像我的儿子14岁的时候去参加世界童子军到日本露营。纸厂赞助他,Hinton这个小镇也赞助他。他问我要钱,我不让他去,但是我爸爸给他两千元加币,那时候是1972年,把等于四个月的工资,五百元一个月的工资,给一个14岁的小孩去日本。

Wai- Ling: 那您的心里不是很开心。那您怎么和你爸爸说?

Mr. Mah:我爸爸不喜欢关店休息,他要每天都开店工作。那些洋人就不用, 一家人和小孩一起去露营。那些洋人就鼓励我,说我帮你看孩子你们去度假。

Wai- Ling:那您和当地那些洋人的关系都很好啊?

Mr. Mah:在这里一定要和大家建立好关系。

Wai- Ling:有没有特别的方法?

Mr. Mah:也没有,好像我在Hinton做了20几年,我有整条街的物业,他们请我当该镇的工程师,我说我没有时间打理。纸厂的工程师来骂我。我买了餐馆旁边的车库。我爸爸提醒我说如果不买旁边的那块地,以后出入会有问题。我在1969年以一万五千元买了。纸厂的代表说你为什么买一块地,我可以给后面十块地那么大。我说我那里有钱买。正好有个德国人朋友,我说我没有钱。他问我"how much do you want? ”(要多少钱?) 我两个是最好的朋友,一个就是德国人和我的合伙人。他问我要多少钱。他借给了马先生两千元作订金,那一块地需要十几年后才弄好。那时候他们装水管和修路,将一块地皮变成十二块地皮。

Wai- Ling:那块地在哪里,那么值钱?

Mr. Mah:是在Hinton,靠近Jasper那里。这一对夫妻是做建筑的德国人,他们什么工作都做过了,从修车厂做起。他们建了三棟公寓,谁都不肯卖,就是卖了给我。

Wai-Ling:你觉得为什么他们对你那么好?

Mr. Mah:我也不知道。有很多原因吧!他们结婚好多年没孩子。突然他太太怀孕了,他太太很怕,他不让他太太去看医生。人人都说他不对。最后我们知道他太太在点问顿(Edmonton)。我们在点问顿(Edmonton)逛街的时候见到过她。她和我说回去后不要告诉她丈夫她在哪里?我就一直替她守这个秘密。但是他每天都来餐馆吃饭。他爸爸和弟弟都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最后她生了个女儿,他太太一定要他的女儿用我太太的名字 Violet。不过他(那位德国朋友)已经离世了。

Wai- Ling:马先生你除了工作以外你有没有参加那的社团?

Mr. Mah:在Hinton没有。

Wai- Ling:那您搬到点问顿之后呢?

Mr. Mah:有,参加马氏(宗亲会)还有台山(同乡会)。

Wai-Ling:你有没有做董事之类的职位?

Mr. Mah:我不要参加。

Wai- Ling:当就他们有活动,聚餐之类你就去帮忙。

Mr. Mah:是的,在Hinton的商会他们都要我去当董事,但是我不要去。

Wai-Ling:为什么你说不要呢?

Mr. Mah:因为我的英文不行。

Wai-Ling:您是怕沟通不好,是吗?

Mr. Mah:我可以帮忙,例如帮我的朋友马凯旋和马氏就好了。

 

繁體字版:

2)艱辛的歲月 Challenging Time    1:41

Wai- Ling: 您和爸爸一起工作時有沒有矛盾或者不開心的事情?

Mr. Mah: 有啊。因為不止餐館,旁邊我們還有一家雜貨店。餐館關門後你才可以點貨。那時候很辛苦。

 Wai- Ling: 您太太和您結婚後來這裡適不適應到這規矩和工作環境呢?

Mr. Mah: 她什麼都不懂。她家裡是在香港,九龍林園酒家,開餐館的。她從來都沒有工作過的。那時候結了婚,環境逼著她做,叫個漢堡包,一塊肉也不懂得怎樣去煎,為了生活,環境需要,她得要學。

 Wai- Ling: 當您遇到問題,譬如說做生意有困難的時候你自己如何去解決呢?

Mr. Mah: 我那時候和我爸爸跟那些洋人是有些問題的。

Wai- Ling: 可不可以說一些例子來聽一下,有哪些問題呢?

Mr. Mah: 那時候,我爸爸有他的做法,我也有我的。 West Fraser Pulp Mill紙廠招了很多的暑期工,有中國學生要找工作做,紙廠就介紹給我,在我的地下室 居住。我供他們吃,供他們住,幫助了那些學生。

Wai- Ling: 那他們一定都很感恩的。

Mr. Mah: 十幾個學生中有好的,也有不好的。

Wai- Ling: 那些年輕人和您的做事方式就不同, 那您如何引導他們做你想讓他們做的事情?

Mr. Mah: 就這樣,但是現在我的那些孫兒,為著圖書館,我就捐錢給圖書館我就為了那些年輕人, 我的孫在文化中心讀書,後來在這裡教書。

Wai- Ling: 你的孫子是不是很大了?

Mr. Mah: 結婚了,有一個5歲的女兒。

Wai- Ling: 那你的曾孫女有沒有機會學習中文?

Mr. Mah: 我的孫媳婦是從中國來的,我的孫子和我說爺爺我要結婚了。我說:“哇,你怎樣認識那個女孩子的?”我就問長問短。那個女孩從中國廣州來這裡讀書的。她需要學英文,我的孫子想學中文,所以現在他們兩個都溝通得來。

Wai- Ling: 那您見到他們生活的那麼好一定很開心。那您的孫子會不會有時也問爺爺年輕的時候有沒有遇到不開心的事情,如何解決?

Mr. Mah: 有, 好像我的兒子14歲的時候去參加世界童子軍到日本露營。紙廠贊助他,Hinton這個小鎮也贊助他。他問我要錢,我不讓他去,但是我爸爸給他兩千元加幣,那時候是1972年,把等於四個月的工資,五百元一個月的工資,給一個14歲的小孩去日本。

Mr. Mah: 我爸爸不喜歡關店休息,他要每天都開店工作。那些洋人就不用, 一家人和小孩一起去露營。那些洋人就鼓勵我,說我幫你看孩子你們去度假。

Wai- Ling:那您和當地那些洋人的關係都很好啊?

Mr. Mah: 在這裡一定要和大家建立好關係。

Wai- Ling:有沒有特別的方法?

Mr. Mah: 也沒有,好像我在Hinton做了20幾年,我有整條街的物業,他們請我當該鎮的工程師,我說我沒有時間打理。紙廠的工程師來罵我。我買了餐館旁邊的車庫。我爸爸提醒我說如果不買旁邊的那塊地,以後出入會有問題。我在1969年以一萬五千元買了。紙廠的代表說你為什麼買一塊地,我可以給後面十塊地那麼大。我說我那裡有錢買。正好有個德國人朋友,我說我沒有錢。他問我"how much do you want? ”(要多少錢?) 我兩個是最好的朋友,一個就是德國人和我的合夥人。他問我要多少錢。他借給了馬先生兩千元作訂金,那一塊地需要十幾年後才弄好。那時候他們裝水管和修路,將一塊地皮變成十二塊地皮。

Wai- Ling:那塊地在哪裡,那麼值錢?

Mr. Mah:是在Hinton,靠近Jasper那裡。這一對夫妻是做建築的德國人,他們什麼工作都做過了,從修車廠做起。他們建了三棟公寓,誰都不肯賣,就是賣了給我。

Wai-Ling:你覺得為什麼他們對你那麼好?

Mr. Mah:我也不知道。有很多原因吧!他們結婚好多年沒孩子。突然他太太懷孕了,他太太很怕,他不讓他太太去看醫生。人人都說他不對。最後我們知道他太太在點問頓(Edmonton)。我們在點問頓(Edmonton)逛街的時候見到過她。她和我說回去後不要告訴她丈夫她在哪裡?我就一直替她守這個秘密。但是他每天都來餐館吃飯。他爸爸和弟弟都不知道他們去了哪裡。最後她生了個女兒,他太太一定要他的女兒用我太太的名字 Violet。不過他(那位德國朋友)已經離世了。

Wai- Ling:馬先生你除了工作以外你有沒有參加那些華人的社團?

Mr. Mah:在Hinton沒有。

Wai- Ling:那您搬到點問頓之後呢?

Mr. Mah:有,參加馬氏(宗親會)還有台山(同鄉會)。

Wai-Ling:你有沒有做董事之類的職位?

Mr. Mah:我不要參加。

Wai- Ling:當就他們有活動,聚餐之類你就去幫忙。

Mr. Mah:是的,在Hinton的商會他們都要我去當董事,但是我不要去。

Wai-Ling:為什麼你說不要呢? Mr. Mah:因為我的英文不行。

Wai-Ling:您是怕溝通不好,是嗎?

Mr. Mah:我可以幫忙,例如幫我的朋友馬凱旋和馬氏就好了。

Challenging Time - Bill
00:00

简体字版:

(3)生意上的成功 Business Success    5:43

Wai-Ling:马先生您是什么时候从Hinton来到点问顿的?

Mr.Mah:大约是1978,还是79年?那时候我买了一栋房子。我的儿子和女儿在念大学。他们不愿意租公寓住。后来我把Hinton的房子卖了, Hinton 是靠近Jasper National Park 的一个小镇。所以我和我太太就搬来了。我这里的旧朋友问我什么时候搬,我就让他开了车过来帮我一起搬。

Wai-Ling:那您什么时候来到点问顿重新开始?您之前和爸爸一起开餐馆。过来这里之后又要再重新开始。豆芽菜是来到点问顿之后发展的生意?

Mr. Mah:我那时候参加华园,我看中China Gate(中华门)附近那里的一块地,不过现在已经拆掉了。

Wai-Ling:您来这里的时候我们这边华人的社团是否活跃呢?对你们做生意的人有没有帮助呢?

Mr. Mah: 有,有很多帮助。

Wai-Ling: 那是不是变成了一个大家交流,交换讯息的地方?

Mr. Mah: Mei Hung和朱先生他们,他们都做了很多很多事情。

Wai-Ling:您可不可以说一下您七十年代刚来的时候,我们华人的社团有没有给您留下什么印象?

Mr. Mah:我父亲不喜欢我出来,他说我是太忠直,你出来干什么呢?(马先生的父亲恐怕马先生被人家欺骗。)

Paul:马先生,说一下您的生意,您当初是如何想到做豆芽菜这门生意的?

Mr. Mah: 不是我想到的,是因为点问顿三马,马美伟、马雪宇,馬金怡,来找我,我特地在Sherwook Park找工作,不让别人知道(我的住址)。但我的弟弟告诉他们。

Paul: 对马氏来说,都有一个好处,也是一个开心的事情。大家都姓马,大家都有共同想做的事情。所以大家都就一起做豆芽菜这门生意对不对?

Mr. Mah:那时候他们需要我,因为那时候他们的芽菜不能够打入洋人市场:像Safeway, IGA, warehouse之类的。没有人进的去,只有我能拿到了那个市场。但是我现在给了第二个,他要他的芽菜送去卡尔加里,再运回来。你说行不行呢?什么都是注定的。

Paul:那您可不可以分享一下您的成功秘诀,您是如何打入洋人的市场的呢?

Mr. Mah:你要懂得市场规矩,要花很多钱的。

Paul:那是不是开始时,他们都不是很接受豆芽菜这个产品?

Mr.Mah:有Superstore,是第一个打入的市场。那时候我的豆芽菜,卖给他们四毛五一磅,他们才卖二毛五一磅。一磅的豆芽菜,他们要损失两毛钱。They used this for Advertising-"lost leader" which was cheap advertising. 他们是这样的帮我。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

Wai-Ling:您有没有什么秘诀可以分享一下呢?

Mr. Mah:他们知道我,我一直在帮他们,不是突然的。你要肯吃亏。个个都说,你卖豆芽菜,还把芽菜放到架子上。但是其实只是花自己小小时间,吃点亏而已。

繁體字版

(3)生意上的成功 Business Success     5:43

Wai-Ling:馬先生您是什麼時候從Hinton來到點問頓的?

Mr.Mah:大約是1978,還是79年?那時候我買了一棟房子。我的兒子和女兒在念大學。他們不願意租公寓住。後來我把Hinton的房子賣了, Hinton 是靠近Jasper National Park 的一个小镇。所以我和我太太就搬來了。我這裡的舊朋友問我什麼時候搬,我就讓他開了車過來幫我一起搬。

Wai-Ling:那您什麼時候來到點問頓重新開始?您之前和爸爸一起開餐館。過來這里之後又要再重新開始。豆芽菜是來到點問頓之後發展的生意?

Mr. Mah:我那時候參加華園,我看中China Gate(中華門)附近那裡的一塊地,不過現在已經拆掉了。

Wai-Ling:您來這裡的時候我們這邊華人的社團是否活躍呢?對你們做生意的人有沒有幫助呢?

Mr. Mah:有,有很多幫助。

Wai-Ling:那是不是變成了一個大家交流,交換訊息的地方?

Mr. Mah: Mei Hung和朱先生他們,他們都做了很多很多事情。

Wai-Ling:您可不可以說一下您七十年代剛來的時候,我們華人的社團有沒有給您留下什麼印象?

Mr. Mah:我父親不喜歡我出來,他說我是太忠直,你出來幹什麼呢?(馬先生的父親恐怕馬先生被人家欺騙。)

Paul:馬先生,說一下您的生意,您當初是如何想到做豆芽菜這門生意的?

Mr.Mah:不是我想到的,是因為點問頓三馬,馬美偉、馬雪宇,馬金怡,來找我,我特地在Sherwook Park找工作,不讓別人知道(我的住址)。但我的弟弟告訴他們。

Paul:對馬氏來說,都有一個好處,也是一個開心的事情。大家都姓馬,大家都有共同想做的事情。所以大家都就一起做豆芽菜這門生意對不對?

Mr. Mah:那時候他們需要我,因為那時候他們的芽菜不能夠打入洋人市場:像Safeway, IGA, warehouse之類的。沒有人進的去,只有我能拿到了那個市場。但是我現在給了第二個,他要他的芽菜送去卡爾加里,再運回來。你說行不行呢?什麼都是注定的。

Paul:那您可不可以分享一下您的成功秘訣,您是如何打入洋人的市場的呢?

Mr. Mah:你要懂得市場規矩,要花很多錢的。

Paul:那是不是開始時,他們都不是很接受豆芽菜這個產品?

Mr.Mah:有Superstore,是第一個打入的市場。那時候我的豆芽菜,賣給他們四毛五一磅,他們才賣二毛五一磅。一磅的豆芽菜,他們要損失兩毛錢。 They used this for Advertising-"lost leader" which was cheap advertising. 他們是這樣的幫我。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到的。

Wai-Ling:您有沒有什麼秘訣可以分享一下呢?

Mr. Mah:他們知道我,我一直在幫他們,不是突然的。你要肯吃虧。個個都說,你賣豆芽菜,還把芽菜放到架子上。但是其實只是花自己小小時間,吃點虧而已。

Business Success - Bill
00:00

简体字版:

(4)我与南京的关系My Tie with Nan Jing     3:03

Mr. Mah:我爷爷奶奶是台山人。那时候马超俊做南京市长,和马相守中山陵的?马相的女儿现在在安老院居住了。

Vivian: 所以您是那批广东`跟着国民党去南京发展的精英的后`。

Mr. Mah:台山乡下的人出去南京(支持国民党)。找我爷爷帮忙把他介绍过去的。我的爷爷见过南京市长。

Vivian:你爷爷是?

Mr. Mah:我爷爷是加拿大回去的,没再回来。

Wai-Ling:你那时候孙中山先生革命的时候结识的那一批海外的华人?

Mr. Mah:孙中山先生那时候曾经来过点问顿。

Vivian:有的华侨就追随他回去革命。您爷爷就是属于那一批的?我就觉得奇怪为什么你会是在南京出生的台山人?

Mr. Mah:南京有一个村子,叫华侨村。全部都是华侨回去建的。那里房子是最漂亮的。

不过现在没有了,什么都被拆掉了,建成了公园。

Vivian:那还有没有台山的后人在南京?

Mr. Mah:我爸爸和平后就回到南京中山路建了三家铺子,不过我舅舅说不要了(因为当时政治非常动荡)。

Vivian:应该是打仗还没有结束之前大家都走了?所以您爸爸就来到了加拿大?

Mr. Mah:对的,他有个朋友写信给他,问他在中国怎么样了,快点过来。现在加拿大批准可以申请家人来。但是那时候限制不能超过、18岁,超过那个年龄就不行了。

Vivian:所以爷爷就回不来了,留在了中国。

Mr. Mah:不过后来我叫我弟弟申请了我的叔叔和我的细婆(爷爷的妾/姨太太)过来。

 

繁體字版:

(4)我與南京的關係My Tie with Nan Jing    3:03

Mr. Mah:我爺爺奶奶是台山人。那時候馬超俊做南京市長,和馬相守中山陵的?馬相的女兒現在在安老院居住了。

Vivian: 所以您是那批廣東`跟著國民黨去南京發展的精英的後`。

Mr. Mah:台山鄉下的人出去南京(支持國民黨)。找我爺爺幫忙把他介紹過去的。我的爺爺見過南京市長。

Vivian:你爺爺是?

Mr. Mah:我爺爺是加拿大回去的,沒再回來。

Wai-Ling:你那時候孫中山先生革命的時候結識的那一批海外的華人?

Mr. Mah:孫中山先生那時候曾經來過點問頓。

Vivian:有的華僑就追隨他回去革命。您爺爺就是屬於那一批的?我就覺得奇怪為什麼你會是在南京出生的台山人?

Mr. Mah:南京有一個村子,叫華僑村。全部都是華僑回去建的。那裡房子是最漂亮的。

不過現在沒有了,什麼都被拆掉了,建成了公園。

Vivian:那還有沒有台山的後人在南京?

Mr. Mah:我爸爸和平後就回到南京中山路建了三家鋪子,不過我舅舅說不要了(因為當時政治非常動盪)。

Vivian:應該是打仗還沒有結束之前大家都走了?所以您爸爸就來到了加拿大?

Mr. Mah:對的,他有個朋友寫信給他,問他在中國怎麼樣了,快點過來。現在加拿大批准可以申請家人來。但是那時候限制不能超過、18歲,超過那個年齡就不行了。

Vivian:所以爺爺就回不來了,留在了中國。

Mr. Mah:不過後來我叫我弟弟申請了我的叔叔和我的細婆(爺爺的妾/姨太太)過來。

My Tie With Nanjing - Bill
00:00

简体字版:

(5)对社区工作的看法View on Community Work    4:47

Wai- Ling:如果有些从大陆、香港或者是从台湾、马来西亚来到这里的新移民,您会说一些什么话去鼓励他们。让他们可以在快一点在这里建立新的生活。

Mr. Mah:有某些社团,好像建了一堵墙一样,不让那些大陆来的人来。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应该不管是香港来的还是中国都要欢迎才对,大家都是黄皮肤的人。

Wai- Ling: 您有没有觉得不管从那个地方来的人都应该是平等的。

Mr. Mah: 对的。

Wai- Ling: 那您自己有没有为这个想法做些行动呢?

Mr. Mah: 所以我帮(点问顿华人)安老院,帮台山(同乡会),帮马氏(宗亲会),现在帮耆英(警世鐘耆英劇社)。

Wai- Ling: 那您帮他们做些什么呢?

Mr. Mah: 他们需要些什么我就做什么,但是不管理他们的钱。

Wai- Ling:那马先生您在这里都认识了很多朋友。那您觉得华人社团应该要有什么样的方向呢? 像现在上一辈的年纪都开始大了,我们如何可以让多点年轻人多一点来帮忙。

Mr. Mah: 我也希望可以像马氏一样有一批年轻的人出来帮忙。我也鼓励我的儿子出来。

Wai- Ling: 那您的儿子有没有出来帮忙呢?

Mr. Mah: 有啊,他在马氏。我就说他小的时候他爷爷给了他2000元去日本露营。现在他买了相机,帮忙照相。

Wai- Ling:那您的孙子有没有出来帮忙?

Mr. Mah:没有。我希望会。

Wai-Ling:那您会不会告诉他们出来帮忙有哪些好处呢?

Mr. Mah:我就说大家都是中国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自己的意见,应该大家一起互相了解。

Wai- Ling:但是如果真的遇到不能了解有问题的时候,应该要如何解决呢?

Mr. Mah:那只能随便他们了,忍。

Wai- Ling:所以是要包容。

Mr. Mah:对。

繁體字版

(5)對社區工作的看法View on Community Work     4:47

Wai- Ling:如果有些從大陸、香港或者是從台灣、馬來西亞來到這裡的新移民,您會說一些什麼話去鼓勵他們。讓他們可以在快一點在這裡建立新的生活。

Mr. Mah:有某些社團,好像建了一堵牆一樣,不讓那些大陸來的人來。我不明白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應該不管是香港來的還是中國都要歡迎才對,大家都是黃皮膚的人。

Wai- Ling: 您有沒有覺得不管從那個地方來的人都應該是平等的。

Mr. Mah: 對的。

Wai- Ling: 那您自己有沒有為這個想法做些行動呢?

Mr. Mah: 所以我幫(點問頓華人)安老院,幫台山(同鄉會),幫馬氏(宗親會),現在幫耆英(警世鐘耆英劇社)。

Wai- Ling: 那您幫他們做些什麼呢?

Mr. Mah: 他們需要些什麼我就做什麼,但是不管理他們的錢。

Wai- Ling,.那馬先生您在這裡都認識了很多朋友。那您覺得華人社團應該要有什麼樣的方向呢?像現在上一輩的年紀都開始大了,我們如何可以讓多點年輕人多一點來幫忙。

Mr. Mah: 我也希望可以像馬氏一樣有一批年輕的人出來幫忙。我也鼓勵我的兒子出來。

Wai- Ling: 那您的兒子有沒有出來幫忙呢?

Mr. Mah: 有啊,他在馬氏。我就說他小的時候他爺爺給了他2000元去日本露營。現在他買了相機,幫忙照相。

Wai- Ling:那您的孫子有沒有出來幫忙?

Mr. Mah:沒有。我希望會。

Wai-Ling:那您會不會告訴他們出來幫忙有哪些好處呢?

Mr. Mah:我就說大家都是中國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長處,自己的意見,應該大家一起互相了解。

Wai- Ling:但是如果真的遇到不能了解有問題的時候,應該要如何解決呢?

Mr. Mah:那隻能隨便他們了,忍。

Wai- Ling:所以是要包容。

Mr. Mah:對。

View On Community Work - Bill
00:00

English Highlights

Mr. Bill Mah

Do you like bean sprouts in chow mien? In egg foo young? We are going to tell you a story about a gentleman who had a lot have to do with how we can buy bean sprouts at Superstore in Edmonton today.

 

Mr. Bill Mah was born and raised in Nanjing, China. His grandfather’s hometown is Toishan, Guangdong province, China. It was a small town in southern China where many early Chinese immigrants came to Canada from. How did Mr. Mah’s grandfather move to Nanjing? In today’s travel, the distance is 1133 kilometers by air from Guangzhou to Nanjing. From Toishan to Guangzhou is another 107 kilometers by air. Just imagine how difficult the journey must have been in the early 1900’s to cover over 1200 kilometers during war time in China.

 

Actually, Mr. Mah’s grandfather went to Nanjing from Canada. He must have left Toishan to Edmonton during his young adulthood. Have you heard of Dr. Sun Yat-sen visiting Calgary and Lethbridge in 1911? Dr. Sun did not visit Edmonton but he had an advisor visit Edmonton. Some believe that Mr. Mah’s grandfather might have been invited to support the revolution like many overseas Chinese. He left Canada for Nanjing and did not return to Canada again. Mr. Bill Mah shared that there was a neighbourhood in Nanjing called Hua Qiao Cun (Overseas Chinese Village). Houses in the neighbourhood were very modern and beautiful. But they had been all torn down and the area is now a park.

 

A member from the Oral History Project team remembers learning about a group of people went from Toishan to Nanjing to support Dr. Sun Yat-sen’s revolution. Mr. Bill Mah told the team that some of these Mah descendants are still residing in Edmonton.

 

When Mr. Bill Mah arrived Abbey, Saskatchewan in 1952 he was only 19 years old. He did not know any English. His father paid $2000.00 Canadian dollars for him and his brother to come to Canada. Even though they have the legal right to join Mr. Mah’s father in Canada nevertheless he had to pay for his son’s entrance to the country because he lost the document that proved their relationship as father and sons.

 

Mr. Bill Mah remembers that he arrived on December 26, 1952. Within a couple of days, he got the document to stay as a Canadian citizen. He began working at his father’s restaurant. As mentioned earlier that he did not know any English. His Dad told him not to worry just repeat what the customer said to the kitchen staff and they would take care of the orders. An English speaking customer teased him that he wanted a washroom. Mr. Mah went to the kitchen and placed the order. The staff in the kitchen laughed, laughed and laughed. Mr. Mah was embarrassed but he was not discouraged. Instead, he realized how important it was to learn English as quickly as he could.

 

Mr. Mah’s family also owned a grocery store next to the restaurant. He helped set up the store before he went to school. His Dad would open the store at 9 o’clock in the morning. So, every morning, by the time Mr. Mah arrived school and was expected to learn, he was already too exhausted from setting up the store.

 

Three years after, Mr. Mah returned to Hong Kong and got married. His wife’s family owned a restaurant called Lin Yuan (林園) in Kowloon, Hong Kong. She had never worked in a restaurant before. After she arrived in Hinton where Mr. Mah’s father operated a restaurant she had to work in the family business. She had no idea how to prepare a hamburger. In fact, she might not have even tasted one before she left Hong Kong.

 

Two couples, Mr. Mah’s parents, he and his wife worked very hard running a restaurant in Hinton. The ground floor was the business and the first floor was their home. Local residents wondered how they worked and bought houses, one after the other. In a few years they had acquired eight houses. Some people suspected that they did no pay taxes and challenged Mr. Mah. He responded that they could pay taxes as anyone else.

 

Over 20 years Mr. Mah stayed in Hinton and established his business. The town was expanding and his Dad advised him to purchase the land besides the restaurant. Otherwise, in the future he might have difficulty accessing his building. Someone suggested him to buy a bigger piece of land which is about ten times the piece he intended to buy. But he did not have $2000.00. One of his good friends, a German immigrant lent him the money. He even named his daughter Violet which is Mrs. Mah’s first name. When Mr. Mah was able to get all the documents about the land in order after over ten years. By then this piece of land had a value many times of the purchased price. Mr. Mah exclaimed that he was simply “lucky”!

 

When Mr. Mah’s children attended the University of Alberta he decided to sell his businesses and properties in Hinton and moved to Edmonton. He purchased a house for the children. He planned to live a quiet life with his wife in Sherwood Park.

 

Unexpectedly he was invited to join a business venture led by three gentlemen of the Mah’s clan. They acquired some machines and started a bean sprout business. They were the first Chinese business that convinced Superstore in Edmonton to carry their product – bean sprouts. It was in the 19 70’s, before that one had to visit Chinatown to buy bean sprouts from a Chinese grocery store.

 

The bean sprouts business took off. They got the only contract to supply bean sprouts to Safeway, IGA and some other wholesale markets. When the team asked Mr. Mah how they got the contract, he replied humbly that it was lots of work and it costed some money.

 

After Mr. Mah retired he is still involved with Chinese community organizations, such as the Mahs Association, Edmonton Toishan Society, Edmonton Chinese Senior Lodge. At one point he was the vice-president of Edmonton Chinatown Multicultural Centre. Currently, he does not hold any formal positions but whenever there are events and extra pair of hands are needed he would be there.

 

Mr. Mah shared that community organizations should welcome everyone, no matter one is Toishanese, Cantonese or Mandarin speaker. He gave an example of non-Chinese people dropped by Mahs Association and learned how to cook Chinese food.

 

He hoped that more young people would take part in these organizations to help and be ready to take over. He encouraged his son to help the Mahs Association. He is a volunteer photographer for the association. Mr. Mah’s grandson studied Chinese from Chinese language weekend program at Edmonton Chinatown Multi-cultural Centre (ECMCC). He later even taught with the program for a short period of time.

 

When we spoke about how future generations might maintain Chinese language and culture, Mr. Mah shared that was the reason that he donated and supported Edmonton Chinatown Library Foundation (ECLF). He considers ECLF has an important role to play in Edmonton Chinese community in providing a place for the public to enjoy wonderful literal, contemporary and historical resources.

 

In terms of current leadership in Edmonton Chinese community groups, Mr. Mah acknowledged that Mr. Frank Gee and Mrs. Mei Hung have done tremendous amount of work in connecting numerous community groups. He hopes that the newly formed youth group, Edmonton Chinese Youth Leaders Council (ECYLC) will learn and one day take over some of the community building work.